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

登录账号

账号
*用户名不存在
密码
*密码不正确
自动登录忘记密码
确认登录立即注册

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!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!

首页 >都市生活 >妖怪急诊室 >第一章 我叫吕汉良

第一章 我叫吕汉良

作者:一碗蛋炒范儿|2017-05-22 11:56:21更新|2908字
“我叫吕汉良,男,22岁,H市本地人。H市中医专科职业学院毕业,在大学最后一学期,曾经在本市一所诊所实习。”吕汉良仔细的观察着HR的神情,这已经是他第一百零一次求职面试,如果再失败,他就只能按照约定,回到老爸那个破诊所工作。HR上下大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年轻人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小伙子,你大学是学中医专业的?”一听HR问自己,吕汉良心想这次肯定有戏,赶紧回答道:“是的,我是学中医的。”HR神情有些古怪的看了吕汉良一眼,说道:“小伙子,你人还挺不错,只不过我们公司招的是经融专业,而且还是女生。”……走出人才市场,吕汉良知道自己第一百零一次面试又失败了,大学毕业快一年了,自己竟然还没有找到工作,想想也是够倒霉的。“不是说男女平等吗?凭什么就只招女的!”吕汉良嘟囔着打开了房门。“怎么样,儿子?”老妈兴冲冲的看着进门的吕汉良,问道。“还能怎么样,又被刷了呗。”父亲吕秦益见儿子一副臭脸,便知道这次肯定又没戏。“老爸,我还是不是您亲生的,您儿子面试被拒,您好像还挺高兴?”吕汉良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想的,别人家的父亲,孩子一毕业巴不得让孩子早日出门闯荡,自家这个倒好,竟然说什么也要把自己留在他的那个三天见不到一个病人的破诊所。吕秦益冷哼一声,放下报纸,说道:“哼,你小子要是能像你哥那样让人省心,你干什么我都不管你。”“我哥、我哥、我哥!能不能别提这个汉奸了。”吕汉良一提起自己这个哥哥吕汉健就来气。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,而自己怎么就偏偏命不好,摊上这么一个听话、懂事、学习好,勤奋、努力、又上进的哥哥。有时候他甚至都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亲兄弟,为什么他就智商140,自己就是个二百五。更要命的是这家伙小时候还经常打自己在学校的小报告,所以他干脆就给吕汉健取了个“汉奸”的外号。“你哥怎么了?他哪一点不比你强。”吕秦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对于这个大儿子,如今可是他唯一可以炫耀的资本,他不允许任何人轻易诋毁,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小儿子,“叫汉健又怎么了?汉是你们的字辈,健是希望你哥哥健健康康。”吕汉良知道情况不妙,父亲这是要发飙啊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赶紧将老妈当作挡箭牌挡在面前,自己则迅速逃进了房间。瘫坐在床上,吕汉良一阵摇头,好在自己的名字取得比哥哥好,不然恐怕他得在这个哥哥的阴影下活一辈子。咚、咚、咚……吕秦益将吕汉良的房门敲得震天响,站在门外喊道:“臭小子别以为躲在屋里就没事了,别忘了今天是最后期限,你小子可不要不认账,下午开始,你必须给我到诊所报道。”吕汉良心里那叫一个气啊,这是自己刚毕业的时候和家里的一个约定。当时父亲说什么也不让自己出去工作,后来自己面试了几次有碰了壁,于是一气之下就和老爸打了个赌,只要自己能在一年之内找到工作,父亲就必须尊重自己的意见,如若不然自己就只能回到诊所。可是如今……几乎是被老爸提着脖领子走进了位置相当偏僻的秦汉诊所,蹲在门口抽烟的保安张铁柱见到吕秦益赶紧站起身打招呼:“吕医生到了?哟,吕二公子今天哪来的闲工夫到这里来?”“提醒你多少次了,叫吕院长!”吕秦益没好气的对张铁柱说了一句。“是、是,吕院长。”张铁柱赶紧丢掉烟头,改口道。“你带这小子去取药室,从今以后,这家伙就是药剂师。”吕秦益说完怒气冲冲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“二公子,今天又惹咱们吕院长生气了?”张铁柱在诊所已经干了十来年了,因此和吕汉良还算有些交情。“关你屁事,带路。”吕汉良一脸的不悦,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“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,屁大点诊所,还非要学别人请什么保安,浪费。”“二公子说得……”张铁柱突然跟着了魔似的将还没说出来的话又给咽了下去。吕汉良正纳闷这家伙怎么不说了,抬头一看,也差点被眼前的一幕弄得站不住脚。只见一位身穿粉红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正俏生生的站在两人面前,一头乌黑亮丽的双马尾垂在胸前,那身材简直是要啥有啥,根本就是男人的克星,女人的公敌。吕汉良咽了一口唾沫,虽然他喜欢的并不是这一款,但是怎奈这小丫头片子实在有些太磨人了,他相信即便是柳下惠也肯定不可能坐怀不乱。“咳、咳,张铁柱,看哪儿呢。”张铁柱经吕汉良这一提醒也缓过神来,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:“二公子,您让冰清带你去吧,我可能有点上火了,这鼻血止不住啊。”等吕汉良转头看去的时候,张铁柱已经捏着鼻子跑远了。“这个没出息的东西。”“二哥,您决定回来了?”刘冰清柔声问道。吕汉良最受不了的就是丫头的声音,那叫一个妖媚,整得跟志玲姐姐似的,自己父亲这诊所之所以人这么少,多半就是因为这丫头引起病人家庭矛盾造成的。“缓兵之计,缓兵之计。”吕汉良可是有自己的打算,既然自己现在还没找到工作,暂时待在这里也无妨,这样至少也能杜绝老爸反应过激,断了自己的粮票。“冰清,过来一下。”这个时候吕秦益从办公室里伸出一个头,喊道。“二哥,您帮我给前面那位先生取一盒阿莫西林,可以吗?”刘冰清尴尬的笑了笑。“嗯。”吕汉良见父亲叫这个小妖精进办公室,心里那叫一个不爽,老妈也是心大,诊所里有刘冰清这样的存在,她就不怕父亲万一把持不住?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下班的时间,就在吕汉良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,门外突然一阵喧哗。吕汉良听见门外有人闹事下意识的就要出门看看是什么情况,但是一想起父亲千方百计的想把自己留在这个诊所,他心里甚至好几次想过要是有人医闹,直接让诊所开不下去才好。于是赶紧拎了根小板凳看父亲的笑话。而此时吕秦益、刘冰清和张铁柱都已经出来了,而在外面闹事的那人正是自己刚才给药的那个家伙。嘿嘿,一看你就是好人,闹吧,闹大点才好。吕汉良十分没良心的想到。“你们秦汉诊所是什么意思,想治死人是不是?”只见那病人把一盒药拿到吕秦益面前一个劲的晃悠,“药方上明明写的阿西莫林,你给我那一盒阿司匹林是什么意思?”“我看看。”吕秦益扶了扶眼镜,看了看药方,又看看病人手里的药,赶紧赔不是,“您看,这两种药名字差不多,药剂师是今天新来的,还不熟悉业务,冰清赶快去给病人换药。”打发完病人,吕秦益向刘冰清了解完情况,知道是吕汉良出了错,转头一看儿子竟然还在不远处抱着手坐在小板凳上看笑话,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吕汉良面前,将那盒阿司匹林扔到他身上:“你小子是不是学医的,处方药能乱开吗!”吕汉良刚才站得远,并没有听太清双方的对话,此时一看手里的阿司匹林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。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这小子赶紧将抱着的手放下,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站在吕秦益面前。“罚你抄一遍《黄帝内经》,抄不完不许回家。张铁柱你在这里给我监督。”吕秦益气鼓鼓的说道。“我拿错的是西药,你让我抄《黄帝内经》干什么?”吕汉良有些纳闷。“叫你抄你就抄,少废话。冰清,你留下来给他做一下交接工作。”吕秦益转头对刘冰清说道。
点击加载下一页

赠送确认 X


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

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

余额:0金币
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