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两性

那一夜他的动作格外温柔,但嘴里却喊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

2017-08-15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! 心有余生,仰望天堂。 回忆是进入死亡世界的空白,天地失色,满眼荒凉。 那一场泥石流,夺去的岂止是晚晴的命?还有余生的爱,以及……我的一辈子。 然而,我从来就不知道,我以为的一辈子是掌握在已逝的晚晴手中……可,我的一辈子,是掌握在了余生手中。 ----- “对不起。” 我闭了闭眼,心中压着悲哀,除了说“对不起”,我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。 谁都没有想过,只是一场旅游,会发生这样的事。 晚晴死了,成为我心中一段永远垮不过去的断桥。 苍凉,而又亘古。 因为没有找到最后的尸体,晚晴没有举行葬礼,但有关她所有的一切事情,我会向晚晴的家人说清楚。 “等等!” 男人凌乱的脚步声快速而来,一直到我面前停下。 我慢慢抬头,看着这张记忆中的脸,微微的张了张唇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。 来人,是余生。是将晚晴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个人。 余生看着我,用他冰冷的手指一点点捏紧我的下巴,他说,“你确定,她死了?” 我迟疑一下,点点头,我亲眼看着晚晴被泥石流卷走,在那样的情况之下,十死无生。 我说,“我确定!” 余生微微踉跄,脸色一瞬间发白,又狠狠压抑,深深的吸口气,他说,“乔乔,你怎么不去死?为什么死的不是你?” 我无言以对。 余生爱晚晴,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……可是晚晴死了。死在了我们一同去旅游的大山中。 暴雨如注,倾泄而下,晚晴为了救我,被泥石流掩埋,尸骨都没找到。 而我,即使活着,也已经是死了。 “说话,死的,为什么不是你?” 余生红着眼睛,再一次低低吼着,我看他眼底流淌的恨意,也看到他眼底流淌的杀意,我想,如果有可能,余生真的会杀了我。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,我要如何做,才能救回晚晴,告慰余生。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 我颤抖着说,泪水长流,我将手里紧紧攥了好久的手机,递给了余生,“是,晚晴的……她说,这里有给你最后的留言。” 晚晴的声音鲜活的在手机中播放而出,她说:“余生,你知道吗?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乔乔也喜欢你喔,如果有一天,我死了,你一定要好好爱乔乔,她是个好女孩……” 俏皮的声音落入我的耳中,在那一瞬间,我如惊雷炸顶,整个人都木讷了许多。 心,刹那间慌乱,有种被人剖析的难堪,还有种……末日来临前的绝望。 “不,不是这样的……余生,晚晴只是在开玩笑。” 我低低的说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想要解释,可似乎说什么都是错。 余生收了手机,他像一头发现真相的困兽,抬手掐住了我的脖子,慢慢的,一字一顿的说,“原来,是你,杀了她……” 他失去了理智,一遍一遍的问着我,问着我。 问我为什么…… 我说不出话来,我没做过的事情,我如何知道为什么? 可是,他不信。 手指越收越紧,越收越紧……这一刻,我以为我会死,我真的会死在余生的手中。 但我到底是活了下来。 余生将我带出了灵堂,他说我没资格留在这里为晚晴流泪,那样让他觉得肮脏。 他还说,这辈子,他会好好来待我,让我知道,什么叫绝望。 他又说……终有一日,他会亲手将我的尸骨,撒在晚晴的坟头,他要让晚晴知道,余生爱晚晴,上穷碧落下黄泉,至死不渝。 我跌跌撞撞的被他扯了走,他说我就是个婊子,害死了晚晴,还来装什么纯情…… 这一夜,我没有反抗,没有挣扎。 所有的一切苦果,都是我该受的。 直到他将我压在地板上,以最屈辱的姿势狠狠要到我昏过去的时候,我只来得说一句,“对不起……” 余生恨我,刻骨的恨。 我清楚明白的知道,他将我当成了是发泄的泄欲品。 甚至,我连一个人都不算是。 晚晴过世第七天,他喝得醉熏熏的回来,像一头发怒的狂兽,将我压在沙发上,一遍一遍的要着我,渐渐的,他哭出了声,嘴里不停的喊着“晚晴,晚晴……” 那一夜,他的动作十分温柔,让我感觉到了被珍惜的待遇。 可我这知道,这并不是因为我。 只是因为他认错了人。 而这样的温柔,当他睁开眼的一瞬间,又马上将我弃若敝履的扔下,醉意熏熏的离开了这间房,去到了客厅。 我忍着痛起身,为他端来了醒酒汤,他连碗带勺一起打飞,泼在了我的脸上。 他说,“乔乔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 他一字一顿的说,“你就是个婊子,你不是想要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吗?为了这个目的,你设计害死了晚晴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。” 他还说,“你怎么不去死?你死了,才能对得起晚晴,才能赎清你这一身的罪孽……” 我跌跌撞撞的逃回了房间,快速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醒酒汤的温度很高,已经将我身上烫了一片的水泡。 可我不敢说什么……晚晴是我害死的,我对不起她。 余生说得对,如果不是我,晚晴不会死,我活该受这样的折磨。 找了针,我忍痛把那些小水泡一个个挑破,没有药,我去找了牙膏,刚刚才抹了一些,洗手间的门被推开,余生迈步而进,斜抱着胸口看着我说,“你果然是个贱骨头,这才刚刚大早,你就脱光了来勾引我……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?” 余生拉着我的头发出门,我疼,但我不敢说什么。 一切,都是我活该! 我又想到了晚晴的死,她的痛,一定比我痛千倍百倍! 这一次,余生没有要我。他只是让我脱光了衣服,就这么赤果果的在他的面前,站着。 他不让我动,我便不能动。 我知道,这是在羞辱我,这也没什么要紧,我安慰自己,这是我欠晚晴的。 然而,更激烈的还在后头。 那一夜,雨下的很大,也是晚晴过世的第二十一天。 我听到房门被大力撞开的声音,然后嘻嘻哈哈进来了好多的人。 我以为进了贼,马上穿了衣服去看,余生喝醉了,醉意朦胧看着我,又将我认成了晚晴,他声音柔柔的说,“晚晴,你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来,我来给你介绍朋友认识。” 但很快,又清醒一下,那么冷戾无情的看着我说,“……乔乔,我的规矩呢?” 他的规矩,是让只要他在的这一片空间内,我就不能穿衣服。 我得让他羞辱着,无休止的羞辱着。 若是搁在平常,我欠他,我有罪,我活该,我愿意! 可现在……我看了看他身边的朋友,终于第一次违抗他,“余生,你朋友在……” 话未说完,他抬手将我拉过去,推到他那些朋友面前,打着酒嗝说,“随便用,这就是个婊子……” 可我知道,我不是婊子! 我挣开了余生,第一次用自己的自尊直面着他,我说,“余生,我是欠晚晴一条命,也欠你一个交待,但我不欠你的这些朋友……” 我决定了,如果不能活着赎罪,那么,我愿意去死。 这一刻,我不知道余生是怎么想的,至少,他那些朋友见势不妙,已经纷纷离开,眨眼之间,整个家中,又余了我和他。 而这一夜过后,我真的便成了余生一个人的玩物。 见不得光,或见到光的时候,他总是会随时随地将我压在身下,或是羞辱,或是一言不发的要着我。 如此长期又极致的摧残之下,我病了。 发烧很厉害。 可余生进来只看了我一眼,便绝情而去。 他说:你死了正好,你这一命,本就该是晚晴的…… 他接着说:乔乔,你知道吗?我等这一天,已经等了好久了,你怎么不早点死呢? 他还说,你要早点死了,我也可以早点解脱。 是,他可以解脱了,可是我呢? 眼看着他的背影无情的离开,我伸手,想要抓住,最终,却只是颓然而落。 余生,真的这么恨我。 这一刻,我终于绝望。 对于余生,无论我再如何的卑躬屈膝去弥补我的过错,他都不会原谅我。 一切,都是徒劳。 余生恨我,至死方休。 我爱余生,心念成灰。 累了,不想再继续下去。 我欠晚晴的,此生无果,下辈子来还。 我欠余生的,我已然还清,再不负他。 挣扎着起身,我颤着手拨了电话出去,宋清明很快来到,见我烧成这样,一脸心疼的说,“乔乔,你怎么将自己搞成这样?” 我不知道,也无法解释这个问题。 我只知道,到目前为止,我一直还在卑微的还他的债,还晚晴的命……直到我再也无力偿还这一切而倒下,我依然还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,余生去了哪里? “别管他了!你都烧成这样,还惦记别人干什么?” 宋清明黑着脸说,将我带去了医院,经过检查,是长期的营养不良,还有肺炎引起的高烧。 医生打了点滴,我很快就昏昏欲睡,将睡未睡之际,我听到宋清明给余生打电话,他压低的声音那般愤怒的低吼着。 他说,“余生,你要把乔乔折磨成什么样才肯罢休?她已经有了你的孩子!你就这么狠心吗?” 朦胧间,我昏睡的大脑,一瞬间清醒过来。 我,有了余生的孩子? 怔怔看着病房里雪白的房顶,我脑子里一团的乱。 不知过了多久,余生来了,就在病房门口,他的声音冷静又绝情。 他说,“这么恶毒的女人,也会有了我的孩子?真是天大的笑话!难道不是谁的野种?” 砰! 似乎是宋清明出了手,朝着余生打了一拳,很快,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医生与护士的注意,门外一片乱糟糟。 直到我苍白着一张脸,拉门出现在病房门口时,余生一眼都不看我,他说,“宋清明,那样的贱女人,也就只有你会心疼。她精心谋划害死晚晴并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的时候,她就早该知道,她这样的女人,活该死了都无人收尸!” 如此恶毒的话,炸得我头疼欲裂,也将我对于余生的最后一丝期盼炸得烟消云消。 所以,如果当日的泥石流,死的不是晚晴,而是我,那么,他一定会很开心。 余生有爱,只可惜,从来不曾给过我。 耳边嗡嗡作响,我大口大口喘着气,耳中已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听他一直一直不停的在说“活该她无人收尸……无人收尸……”越来越响的在我耳边盘旋。 砰! 终于扛不住这样的怨怒,我扶着门框,软软的倒下,最后一瞬余光扫过。 余生于我,没有爱情,只有仇恨。   窗外下起了雨,我从黑暗中醒来,眼前只有那一点点的应急灯亮。 这样的夜晚,让我想起了泥石流发生的那一场恶梦。 突然的暴雨,疏松了山体的泥土 。 随着领队的一声大叫,“快跑!山塌了!” 我与晚晴马上牵了手,拼命的往外跑。 脚下细碎的山石踩翻了一块,我一下扑倒在地,晚晴一见,马上回来救我。 身后泥石滚滚,如一头发怒的凶兽,吞噬着一切敢于挡路的物体。 “乔乔!把手给我!” 晚晴着急的说,向我伸出手,绝望之境 ,我下意识递过了手,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发现晚睛将她的手机送到了我的手中。 她说:乔乔,拿好它,这里有我对他的最后思念…… 我愣怔的一瞬间,原本是冲我而来的泥石流,却由于中途山石阻拦,而改道转向了晚晴的方向。 “快闪开!” 我脸色煞白,声嘶力竭的大叫,却已晚了。 晚睛脸色骤变的一瞬间,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已经被狂涌而至的泥石流迅速卷走,我听到她最后一声绝望的大叫,还看到她最后一丝看向我的目光……竟是隐隐的,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怨恨。 怨恨吗? 我忽然惊起,冷汗涔涔的坐起身,窗外黑暗暗的,没有一丝光,病房外的走廊上,不时有医生护士巡房的脚步声走过,明明身在人间,我却有种毛骨悚然之感。 为什么? 晚晴好像一早就知道,她会死在山里一样,她早早的录好了视频,留在了手机中…… 为什么,我以为她会救我的时候,她却只是把手机塞到了我的手中? 还有,那泥石流突然改道,舍我选她,将她最后吞没的时候,她看向我的那一丝极其怨毒的视线…… 这些,都让我不敢去深思,更不敢去多想。 一切的一切,扑朔迷离,充满了变数。 掩藏在眼睛背后的事实真相,到底是什么?我已心神俱疲,无力去发掘。 毕竟,人已经死了。 死在了那样一场骤然突发的泥石流中……死的无声无息,尸骨无存。 我忽然压抑的喘不过气来,一瞬间,肚子又隐隐作痛。 初时我忍着,不想去麻烦谁,就算我要去麻烦,这间病房也根本不会有陪护。 而直到我忍不住,冷汗流了一脸,痛得都要将自己牙齿咬碎的时候,面前“呼”的一道黑影闪过,有人按亮了灯,强烈的灯光,一瞬间刺眼,我看不清来人是谁,只是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气若游丝的说,“救……救我,救救我的,孩子……” 是的,我怀孕了。 虽然他还小,可他是我的孩子,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! 而接下来的一切,让我震惊,让我觉得不可思议。 按亮灯的人,竟然是余生。 在我意识尚还迷离之中,我依然将他的声音记得清清楚楚,也将他的气息……每一丝每一毫,都贪婪的记在了心间。 这一刻,他像是唯一的救世主,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夜,只有他,也唯有他,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 可是我却不知道,他会不会救我。 然而,我已经别无选择。 我可以死,但我的孩子,不能死。 “……救我,救救我们的孩了。” 抱着对他的最后一丝期待,我将自己卑微到了尘埃中,求他。 然而,我错了。 余生的心,比石头更硬。 他只告诉我一句话,“乔乔。我的孩子,不可能从你肮脏的体内孕育而出。我不动你,但你……自求多福吧!” 话落,他转身离开。 嗒嗒的脚步声伴随着开门关门的声音,将这满室的死亡,留给了我一个人。 我想说,这是你的孩子啊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。 然而,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……余生若不恨,他就不是余生。 最后,值夜的护士察觉到了我的异常,迅速喊了大夫进来,半夜又将我送进了抢救室。 我的意识一直模糊不清,但我却一直知道,对于余生这个男人,我再也不想见到他。 “大夫,病人不太好,情绪起伏过大,需要用氧吗?” 护士快速看一眼心电图马上说道,大夫下了指令,我很快被戴起了氧气罩,但我依然觉得喘不过气来。 心里憋得发谎,想要炸开,但又有一种哀凉的悲痛,深深的压在我的心底。 我哭不出来,但又退不回去。 心跳越来越急促,呼吸也越发艰难。 我像是一尾将要渴死的鱼,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。 这时,我听到大夫大声的叫着什么,我已经什么都快不知道了……然后,我耳边就多了一个声音,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,“乔乔!你就是个懦夫!没了余生,你就活不下去了吗?你想想你的孩子,他还小,你忍心让他还没出世就死在你的肚子里吗?” “乔乔!坚持住,你一定行的,你一定行的!” “乔乔!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?等你醒了,我是孩子的爸爸,余生不要你,我要。余生不爱你,我爱。” “乔乔!乔乔!乔乔……” 很远很远的声音,不停的喊着我,怒我不争,又气我懦弱……我面无表情的听着,听着,最终慢慢流出了眼泪。 对……没了余生,我还有孩子。 “大夫!病人情绪转于稳定,快!” 有惊喜的声音,又很清晰的响在我的耳边,我艰难的睁开眼,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我身边的宋清明。 只是短短时间不见,宋清明已经红着眼睛,脸色难看的莫名颓废。一见我醒过来,他抬手握了我的手,好好的一个大男人,哭得跟孩子一样。 这一关,总算是过来了。 重新入了病房,医生说,“一定要保持心情愉快,你要总是这样抑郁不安,你的孩子也不会健康成长。那样的话,孩子只能拿掉,保大人了。” 我听着这些话,除了说谢谢,便不能说别的什么了。 而诡异的是,从抢救室出来之后,我真的再也不去想余生了。 我双目无神看着头顶的病房发呆,宋清明跟我说什么,我也没听到。 一直到后来,病房门拉开,又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我才回神,下意识转头看去。 余生高大的身影,面无表情站在我的病床前。 一如概往的冷漠狠戾,却又夹杂着一丝说不清的味道。 他说,“……别以为装死,就能逃过我的惩罚,那是休想!” 从半夜进入抢救室,到现在重新回到病房,我的人生,像是来了一个大反转。 孩子保住了,我却心冷了。 对于余生的狠,我自此之后,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 虎毒不食子,他却不然。 然而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步。 不会再觉得,我欠了他……就要用一辈子去还他。 我说,“余生,我从来就不欠你。自此之后,你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。” 晚晴的死,是横亘在我们之间最大的一座断桥,他过不来,我也过不去。 但自从昨夜的一场梦,让我隐约窥见了事情的真相之后,我对于晚晴的死,渐渐起了疑。 可我没有证据,也更不能乱说,我只能选择离他越远越好。 “女人,你是在告诉我,你想要自由吗?休想!只要我余生活着一天,你就跑不掉!你欠我的,欠晚晴的,你一条命都不够还,你还想跑?” 余生神色变得冷戾,狞狰。 他逼近我,像是一头无处发泄的困兽,他抬手卡了我的脖子,一点一点用力,真想将我掐死。 而我已经无力反抗。 对于这样偏执的男人,我说什么都是错。 我闭了眼,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。 这样,死了也好……至少他余生,会觉得畅快,我也算是还了晚晴一条命,如此,便也够了! 然而,下一秒,余生却不知想到了什么,他竟又放过了我。 他说,“……想要自由,你还不配。哪怕只是苟延残喘的活着,你也必须要给我活下去!我要你,用一生来为她赎罪!” 一句话,将我一颗原本已如死灰的心,又狠狠的打入了更加绝望的深渊。 我受够了,冲他叫道,“余生,你真狠!你不止对我狠,对自己的孩子更狠……就算我再怎么不对,他也是你的孩子……” “他不是!” 余生打断我,轻蔑的看着我,目光游离处,扔下最后几个字,“孩子,只是你乔乔偷人的野种!你以为,我真的会认他?” 话落,他转身离开。 如一阵风,来时突然,去时更突然。 我怔怔看着,没有留他,更加没有求他。 野种? 这么多天一直在他家中,被他禁锢,被他折磨,我怎么可能会有别的人野种? 我愕然,却又啼笑皆非。 笑着笑着,便笑到苦涩,笑到我心痛如绞,最后,眼泪都笑了出来了,心里却像扎了一把又一把的刀。 鲜血淋漓,无可闪避! 余生余生……生者永远不及逝者之情,你恨我,无所不用其极。 片刻,他却又转身回来,迈步到我的床前说,“给你一周时间准备,这个孩子……打掉!” 冰冷无情的视线落在我纤弱的腹部,我心下一紧,坚决不肯,“余生!你这个疯子!他是我的孩子,你没资格打掉他!” “是吗?” 他漠冷,“可我觉得,他就是一个野种!所以,这辈子,你就等着还债吧!所有你乔乔想要的,我必毁去!我要你,这辈子都生不如死!” “滚!” 我张了张嘴,终于不知道说什么,指着门,我终于暴发了,我让他滚,“滚出去!我再也不想看到你!” 下一秒,我的下巴猛的被他捏住,他冷笑,一字一顿说,“……女人,别做蠢事!我想要的,你从来就逃不掉。” 逃不掉吗? 我疯狂甩开他的手,双眸猩红,“余生,你要敢动他,我会杀了你!” 想知精彩全文关注卫星号:九库文学,本文代码:34134

微信识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
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