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酒后乱性,她竟把他当成“特殊服务”人员玩弄了一夜

2017-08-23
“夜畅”KTV 216包厢内热闹喧哗,桌面上摆放了一个精致的蛋糕,上头插着二十九岁的数字蜡烛,一旁则散乱着一堆啤酒罐和红酒瓶,一票女生喝得醺醺然,歪坐在沙发上,屏幕上播放着最新的韩国热门舞曲。 “维彤,快点许愿啊!”担任这次派对主办者的郑凯妮扬声喊道,尽责地炒热气氛。 “希望今年大家都能如愿脱离『剩女时代』。” 身为寿星的余维彤穿着一袭黑色削肩洋装,靓丽的脸蛋漾着笑,但笑意却进不了乌润的眼眸。 凝睇着荧荧烛火,那两枚小小的火光真能承载她所许下的愿望吗? “幸好我已经脱团了。”郑凯妮一脸笑意,笑咪咪地追问道:“第二个生日愿望呢?” “希望我的每个朋友都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。”维彤真心诚意地说。 “维彤姐,你这个愿望也太大爱了吧!”坐在一旁的小莲笑嘻嘻地调侃。 余维彤淡笑不语。 在经过那件事之后,她早就不再为自己许愿了,因为每个愿望都背叛了她的期待,愈是渴望,愈是得不到…… 她清丽的脸上,罩上了一层阴霾,心口涩涩的。 郑凯妮彷佛看穿了她的悲伤,机伶地接口说道:“第三个愿望由我这个好姐妹替你许,希望能赐给你忘掉烂回忆的解药!” “凯妮,你说的这种东西叫做酒精吧!”绰号小花的女生好笑地插嘴。 “当然不是。”郑凯妮摇摇头,一脸神秘地说:“各位姐妹们,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我替咱们寿星准备的礼物!” 包厢的门在此时被推开来,服务生推着一个巨型的纸箱走了进来。 “这是什么?”一票姐妹们好奇地望着纸箱。 “这是我送给寿星的礼物!”郑凯妮得意地说。 此时,蜷坐在纸箱里的齐朗听着外头熙攘吵杂的交谈声,嘴角逸出一抹苦笑。因为和朋友玩大冒险输了,让他堂堂一位少东必须纡尊降贵地扮演猛男,还得狼狈地躲进箱子里。 从外头喧闹的声音听来,气氛好像还满High的。也好,趁着下周接任新工作前,今晚就当作最后的狂欢吧! 突地,口袋传来一阵震动,齐朗掏出手机,瞧见好友浩克传来一则讯息—— 我们在信义店的“夜畅”216包厢等你,不要跑错家了! 齐朗一愣,立即暗咒一声。 台北有两家“夜畅”,刚从纽约返台不久的他,偏偏跑到民权店来了!正当他要回讯给朋友时,纸箱被掀开来了—— “这位猛男就是我送给寿星的礼物!他一定能够当维彤的解药,把她脑子里所有的烂回忆全都赶跑!”郑凯妮喜孜孜地说。 为了给好友一个惊喜,郑凯妮特地请在当健身教练的男友情商一位同事,担任今晚的猛男。 齐朗一脸尴尬地跨出纸箱,立即被一票娘子军给围住,大伙儿纷纷发出赞叹声,叽叽喳喳的,伴随着吵杂的音乐声,根本没有他开口的余地。 眼前一张一张陌生的脸庞令他更加确定自己真的走错包厢了,然而坐在蛋糕前那位穿着黑色削肩洋装的女人,却深深地攫住了他的目光。 她一头乌黑微鬈长发垂在肩上,衬着白皙纤巧的脸蛋,但那双水亮的眼眸却彷佛隐藏了难以宣泄的深沈哀伤。 明明身处在欢庆喧嚣的氛围中,齐朗却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并不快乐,她仰头喝掉半杯红酒,好似在用酒精麻醉自己般。 齐朗莫名地心软了,感觉眼前的女人很需要被疼、被宠爱…… “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?” 郑凯妮拍了拍齐朗的肩头,发现男友找来充当猛男的同事居然是个“好货”,既帅气又性感。 “看得出来你的诚意。”维彤睇了面前呆愣的帅哥一眼,嘴角牵起一抹甜润的笑。 维彤瞅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的年纪瞧起来约莫三十岁上下,长得斯文帅气,是大部分女生都会喜欢的类型。 她甜美的笑颜,教齐朗的心房一震,炙热地怦跳着,不可自拔地受到吸引,连要澄清自己的身分都忘了。 “快跳猛男舞送给我们的寿星啊!” 小莲揽住维彤的肩膀,催促道。 然后,屏幕播放出一支最近很火红的舞曲。 齐朗扭动高大的体魄,随着音乐摆动,生涩地模仿PSY大叔招牌的骑马舞动作,舞技笨拙不说,连拍子都对不上,却有一种莫名的喜感。 只能说,人帅真好,连搞笑也比谐星多了一股帅劲。 “呵呵……”维彤灿然一笑。 她的笑容,牵动了齐朗的心,当下扭腰摆臀得更加卖力。 随着气氛愈来愈热络,他甚至还很“称职”地把上衣给脱了,大方秀出傲人的六块腹肌。 “哇——”一票女生们立即尖叫着。 “居然有事业线!”郑凯妮赞美道。玩疯了的她,甚至从皮夹里掏出数张百元钞票,塞在他腰间的裤头。 维彤用微醺的眼瞅着他,嘴角噙着笑,又连喝了数杯红酒。 她的笑容,燃亮了齐朗的心,让他心甘情愿成为她的礼物,只为了能讨好她。 这晚,不只让齐朗的心沦陷,连行为也脱序了,从一见钟情延烧成一夜激情…… 男与女,情与欲,空气中浮动着一股炽热暧昧的气息…… 余维彤跌坐在饭店套房的贵妃椅上,手里持着一瓶酒,眯起微醺的眼眸,睇望着眼前半裸的男人,脸颊上因为酒精而晕染上一层明媚的酡红。 齐朗解开衬衫上的每颗钮扣,露出一片精壮结实的古铜色胸膛,块垒分明的肌肉贲张,深色西裤裹住一双健硕的长腿,腰间还塞了数张百元钞票,俊逸的脸庞流露出慵懒性感的神色。 “我是你今晚的礼物……” * 关注卫星号“九舞文学”(read9wus)查看后续,本文代号【20880】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