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喝醉酒的美女太放肆,非要给我跳脱衣舞

2017-08-23
沪海是华夏第一大城市,更是国际经济,金融,贸易和航运中心,不论是繁华程度还是文化底蕴都当属华夏顶尖级城市,不论是谁,初次来到沪海都会被它的繁华和魔幻所震慑。 但是当李无锋踏在沪海土地上,心里却是烦闷的要死。 昨天他还嘲笑兄弟石头想媳妇想疯了,刚完成任务就急不可待的跑回家去相亲,却不想,今天一大早,师傅那个死老头子就逼着自己来沪海相亲。 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?60后现在都能自由恋爱结婚生子呢,老子80后,还愁娶不到媳妇? 当然,如果仅仅是相亲,李无锋还不至于郁闷,大不了见个面,然后推了这门亲事就成,可师傅那老妖怪还要求:不管相亲成不成,都要保护对方一段时间,具体时间依情况而定。 擦,这是要闹球肾啊?倘若不同意这门亲事,那在对方眼皮子底下当差,还能讨得了好?但要违心同意了,以后甩不掉这个包袱咋办? 师傅那老怪物一向传统的要死,自己真要答应了,哪怕未来对方提分手也绝对过不了老妖怪这一关! “这叫什么事啊,擦!”李无锋咒骂了一句,拎起帆布背包,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机场。 此时天色已晚,站在机场外,李无锋长吐一口气,来都来了,中途溜回去也不是个事。 思索一番,李无锋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一晚,明天一早再搬进师傅给自己在沪海安排的别墅,十几年没人住的地方,指不定成啥样了,坐飞机坐得挺累的了,这个时候要过去,还得收拾半天才能睡觉。 “taxi!”李无锋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。 上车后,李无锋道:“师傅,找最近的,周围有酒吧的酒店。” 司机师傅点了点头,启动车子载着李无锋离开。 几分钟,司机将车子停在了挂着“快捷酒店”牌子的门前。 “到了!” 李无锋付钱下了车,站在快捷酒店门口,四下打量了一番,心下很是诧异,这附近哪有酒吧?难不成让那司机给涮了? 正想着的时候,酒店门内走出来一名服务员。 “先生您好,请问您是到酒吧,还是住宿?” 李无锋一听愣了,“呃,怎么回事?” “先生,我们这里二楼是酒吧,三楼是快捷酒店,请问您要到哪?” 噗……这也行?李无锋终于明白为什么司机把自己送这来了,扭头左右扫了扫,很遗憾地发现附件还就只有这个快捷酒店能住。 “住店。”李无锋无奈道。 “先生您里面请。”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李无锋直奔三楼,在前台交了房钱领了门卡,跟在服务员身后七绕八绕才找到自己的房间。 进了房间,李无锋脱光衣服洗了个澡,而后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,起身打算去酒吧放松放松。 酒吧凌晨时分才最火爆,虽然此时还早,但前来喝酒的人却是不少。 昏黄色的灯光,劲爆的舞曲,杂技玩耍似的调酒动作,令人短暂的忘却一切烦恼。 李无锋在国外执行任务时,经常先到酒吧放松放松,然后再动手抹杀名单上的人物,这是他的习惯,尽管这次任务是保护人,但习惯难改。 在酒台点了一杯血腥玛丽,又要了份果盘,李无锋坐在木制的精致小桌上,一边听着劲爆舞曲,一边闭着眼睛享受心里的片刻安宁。 就在这个时候,李无锋感觉身下的沙发往下一沉,紧接着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。 “哟,帅哥一个人啊?要不要小妹陪陪你?” 李无锋眯眼看了看来人,一名二十来岁的女人,模样长的还可以,身材也不错,只是打扮的太花枝招展,一看就是长期厮混酒吧的夜女郎或者酒托。 “想喝酒?”李无锋说话间,大手已悄然伸到那女人的腰后。 女人见李无锋手脚不老实,脸上的笑容越发变得娇媚起来,“帅哥请客我就喝!”“好啊,来杯郞姆可乐。”李无锋又点了一杯酒,大手丝毫没有闲着,在女人的腰后不断地摩挲着,对他而言,一两杯酒而已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 女人也不在意被摸,反而一脸的享受模样,端起郎姆可乐,道:“帅哥,我敬你一个,先干为敬。” 李无锋端起血腥玛丽,轻轻地和女人碰了下杯,而后同那女人一起干了杯中的酒。 “再来两杯。”李无锋一时有些搞不懂这女人究竟要干什么。 酒托一般都是点贵酒,但显然她不是,要不根本轮不到自己来点酒,但若说是酒女,哪有上来就干的? 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,李无锋对眼前的女人暗自警惕起来,不过他知道这女人只是个普通人,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学武痕迹,尤其是腰部的肌肉略显松驰无力,显然不是练家子。 “喝酒就图个痛快嘛,干!”女人说着,和李无锋碰了下杯子,仰脖又干了一杯。 李无锋喝光了杯中的酒,道:“鸡尾酒太弱,换点酒来喝。” “好啊,伏特加怎么样?”那女人道。 “没问题!”李无锋说着,打了个响指,“来六杯伏特加。” 伏特加很快就上来了,女人吃了颗番茄,端起酒杯,又和李无锋干了一个。 时间不长,六杯伏特加全部喝光,那女人的脸色也泛起了红晕,动作上也略显有些迟顿,显然是喝的差不多了,再喝估计就醉倒了。 不过李无锋却依就面不改色,这点酒对他而言,跟润嗓子没什么区别。 “还喝么?”李无锋问道。 “不了,喝得太急了,我有点头晕,能不能送我回房间?”女人说着身子直接瘫软在李无锋怀里,纤细的手指,故意扯了扯自己胸口的衣服,露出里面雪白一片的粉团,混和着酒香的呼气不断地在李无锋耳边轻吐,撩心万分。 倘若换个心志不坚的人,在这种情况下,肯定会立即答应下来,但李无锋在听到这话,立即警觉起来,目光微转间立即扫视了一圈。 周围的酒客大多都在各顾各的品着小酒,只有酒吧角落里的几名大汉,拿着啤酒也不喝,目光一直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扫来扫去。 “仙人跳么?”李无锋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抹冷笑,“你是陪我喝了这么多,还是去我房间里醒醒酒吧,我也好照顾照顾。” 听到这番话,那女子面露迟色,“那,那多不好意思?” “没什么,呵呵。”李无锋说着,起身将那女人揽在怀里,扶着她朝酒吧外的电梯走去。 那女人头枕在李无锋的肩膀上,一副已喝醉的模样,但眼睛却是朝着酒吧角落的几名壮汉不断地使着眼色,甚至手也在背地里打暗语。 那群汉子见状,也陆续起身,跟在李无锋身后。 李无锋好似没看见般,带着那女人直奔三楼自己的房间。 若是以前,李无锋肯定懒得沾惹这种事,但本就郁闷的他,正想放松放松,结果被仙人跳给跳头上了,若不好好惩罚一番,哪里出得了这口气? 很快,李无锋就带着那女人打开房门走了进去。 那几名壮汉见事已成功一半,立即围在门口周围等着那女人叫出声后闯门。 李无锋将女人放到床上,道:“你先躺会儿,我去弄点开水。” 那女人见李无锋已上了钩,也不疑有他,点头道:“好。” 李无锋转身去接水,那女人趁这个机会脱下外套,露出粉红色的罩罩和蕾丝边小内内…… *未完待续,据说后面的事情有些羞羞哦 关注微信号【女孩心事】,回复【34412】继续阅读

微信识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
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