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我在产房难产,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,老公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惊了……

2017-08-23
冰冷的海水一点点地渗入她的肌肤,一寸又一寸…… 她那如同海藻一般的长发披散开来,像是绽开了一朵妖冶的花儿一般。 如果不是因为心底的那份绝望,她不会选择自杀。 也许,只有死了,才能放过自己,也放过他。 陆予扬,我死了,你可会满意? 这些多年以来,不管我做什么讨你欢心,你都是不屑的,那么这一次,你可高兴了? 她闭上眼睛,不做任何的挣扎,选择在这个地方,安静地结束自己的生命。 他曾经跟她说过,他很喜欢海,喜欢海的纯洁,喜欢海的广阔,也喜欢海的那片宁静。 如果最后,可以在他喜欢的地方死去,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将得到安定。 嗯,他喜欢海,所以她选择在这个地方,安静地死去。 这一刻,她的心里特别平静,只是她与陆予扬这个男人的过往,如同过电影一般地在她的脑海当中,一点点一幕幕地闪现。 有人告诉过她,在死亡快要靠近你的时候,你的脑海当中会想起,这辈子最让你留恋的过往。 所以,说到底,她跟陆予扬的过往,仍旧是她乔歆这辈子最在意最留恋的吗? 乔歆,在陆予扬这个名字面前,你永远都没用得像是一个懦夫,你永远都没有自尊,也永远抬不起头来,所以他瞧不起你,打从心底里,瞧不起你。 一个月前。 她在手术室里面,歇斯底里地叫着,汗水一点点地从她的额头上滑落,那手背上的骨节分明地凸起,她的力气几乎快要用光了。 当时,医生急匆匆地跑出去,满目焦急地看着站在门外的陆予扬,问:“陆先生,现在的情况特别危急,陆夫人在生产过程中很可能会……会挺不下去,如果孩子跟大人只能保一个,您要保夫人吧?” 对于任何人来说,应该都会选择保大人吧? 孩子如果实在保不住,至少以后还能再生,但是如果大人没了,那还有什么意义? 但是陆予扬却给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答案:“不,保孩子。” 只是简短冷漠的几个字,他的声音也不大,但是那个时候因为手术室的门是半开着的,所以躺在手术台上的乔歆听到了。 那一刻,她的脑海中所浮现过的是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,然后他用那张薄唇说出了那么一句话。 他要……保孩子。 其实她死不死,对他来说,真的没有什么意义。 甚至于,如果她死了,对他来说反倒会成为一个好消息。 乔歆在听到那句话的那一瞬间,她的眼角滑落了一滴冰冷的泪水。 她的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,还在歇斯底里地叫着,那种痛意一点点地吞噬着她,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。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,可能是想要跟命运赌一把吧,所以那一天,她竟然咬着牙撑下来了。 当时,在陆予扬丢出了那句话之后,医生微微一愣,她随即拿出责任书,让陆予扬签字。 陆予扬拿过笔,正要在那责任书上签字,但是萧晋,他在听到陆予扬的回答之后,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拽住了陆予扬的衣领:“陆予扬!你说什么!” “是你的听力不好?还是我的话有歧义?”陆予扬哪怕是被人揪住了衣领,但是在他的身上仍旧没有半点的狼狈。 陆予扬就是这样一个人,不管在任何情况下,他永远都那样尊贵,那样淡定,那样不可一世。 萧晋是真的被他的这种不以为然的态度给激怒了:“陆予扬,拜托你搞清楚!现在躺在手术室内,在为你生孩子的,是你的妻子!是你这辈子都应该用命去守护的人!” 听到萧晋的话,陆予扬的唇角马上勾起了一抹好看却也讽刺的笑意:“用命去守护?她凭什么?” 是啊,她凭什么? 在他看来,是她将他带入了这场婚姻当中,也是她害了他最爱的女人,所以他恨她入骨。 如果今天,她可以直接死在手术台上,说不定他还会放烟花庆祝呢! 可能是感觉到这两个人之中弥漫开来的火药味,而这会儿也不是吵架的时候,里面的乔歆这会儿恐怕早已经筋疲力尽了,于是医生便马上将两个人扯开了:“两位,现在先不要吵了!还是先让陆先生签字吧!不然等会儿可能孩子大人都保不住!” 萧晋欲言又止,他不禁转过脸去看向那扇半开着的手术室的门。 乔歆,你爱谁不好? 非要喜欢上这个没心没肺的冷血男人? 非要给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伤害你的机会! 陆予扬从医生的手中接过那支笔,正打算签下名字的时候,手术室内却传出了一阵孩子的啼哭声。 孩子的啼哭声,对于陆予扬来说,无疑是陌生的。 虽然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孩子,但这是他自己的孩子。 是他跟乔歆的孩子…… 一想到乔歆,陆予扬的眼底便闪过了一抹的冷漠与坚毅,而全然没有当父亲的喜悦。 生完孩子之后的她,真的可以用精疲力竭来形容,她在医院里面睡了许多天,才浑浑噩噩地醒了过来。 当她睁开眼睛,还能看见窗外的日光的时候,她的心里是有几分庆幸的。 想起那天陆予扬在手术室外面所说的话,她的心里又是一阵的抽痛。 他终究还是恨她,这一点,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了。 听到门把被旋开的声音,乔歆的眼中不受控制地出现了一丝的期待,她那原本有些暗沉的眼眸,也在一瞬间变得璀璨起来。 只是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,她的希望再一次落空了。 “乔歆,能不能别再抱着那一点点卑微的希望了?”乔歆的好朋友,孟雪在进来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。 她跟乔歆认识多年,怎么会看不懂乔歆刚才的那个眼神? 如果说,乔歆是这个世界上第二傻的傻瓜,那么谁敢认第一? 孟雪真的想不通,有这样的感情,为什么非得浪费在一个冷心冷肺的男人身上? 乔歆别过脸去,赶紧调整好自己的情绪:“能不能不提这些?” “不提?就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,我能不提吗?乔歆,要不我说你这一辈子都毁在了陆予扬的手中呢?人家遇到了爱情,那都是欢欢喜喜的,可是你呢?把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!”孟雪对陆予扬可是有着诸多的不满。 “我的孩子呢?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?”乔歆赶紧把话题给转移开了。 提到这个孩子,孟雪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了一点的笑容:“是个女孩儿,那双眼睛像极了你的!大家都说,这简直就是小乔歆,我看这孩子长大以后肯定很漂亮,跟你一样漂亮。” 乔歆听到这里,神色却有些黯然。 一个长得像极了她的孩子,陆予扬会喜欢吗? “那他呢?他在看到孩子的时候是什么反应?他喜欢这个孩子吗?”乔歆低垂着眼眸,语气有点无力。 孟雪无奈地长叹了口气:“乔歆!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意他的想法了?陆予扬陆予扬!除了陆予扬,你的人生就没有其它的吗?” 乔歆也希望自己的人生可以不要被这个男人影响得这么深,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? 孟雪也察觉到自己的情绪稍微有点激动了,于是她便说道: “这孩子是难产生下来的,所以身体不太好,这会儿正放在温室里面呢。你要过去看看她吗?” 乔歆当然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,她马上点了点头,不过她的身体还是有点虚弱,费了一点力气才从病床上爬了下来:“你接下来得好好坐月子,知道吗?可千万别乱动。” 乔歆点了点头,孟雪一直都很关心她,她们两个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了。 温室外面,一抹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那儿,走廊上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有点长。 陆予扬好像永远都那么好看,哪怕是他皱起眉头的模样,都让她觉得移不开视线。 不过他,也会关心他们的孩子吗? 所以这会儿,他才会出现在这儿? 孟雪知道乔歆一定有话要跟陆予扬说,所以她就很识相地走开了,将这儿的空间留给他们。 陆予扬原本正专心致志地盯着温室里面的那个宝宝,这个宝宝虽然才不过几天那么大,但是从她的眉眼已经看得出来,这个孩子像乔歆,而且可以说是像极了乔歆。 在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之后,他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那双原本还有些许温情的眼眸,瞬间变得讳莫如深,毫无温度。 有人说,现在的陆予扬活像一个机器人,一个永远不会有感情的机器人。 乔歆徐徐地走到了他的身旁,他的个子很高,每次站在他的身边,她总是会有压力。 想起以前,他还不恨她的时候,他总是会按着她的脑袋,然后嘲笑她的身高:“你说你的个子这么小,以后谁敢娶你?娶你不得得劲椎病?天天这样低头看着,怪累的。” 乔歆当时只是笑一笑不言语,反正她永远没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,成为他的妻子。 当然,这是她当时的想法。 后来能够嫁给他,完全是她预料之外的事情。 现在回过头来想,她仍旧觉得,这或许只是上帝跟她开的一个玩笑。 “你也来看我们的女儿?”乔歆还是那卑微的口吻,期待能够得到他一点点的温柔。 不过他还是冰冷得不像话,他的眉眼之中都是冷漠:“乔歆,你为什么没死?” *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:每日情感故事,本文代号:33700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