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男友封住我的嘴巴,可我一直想叫出来......

2017-08-23
“雨凝,你二十岁生日,想要什么?” “你准备了什么?” “秘密,给你一个惊喜。” 颜雨凝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亲亲男朋友口中所谓的惊喜,就是把他们的激情视频放到网上,供万千网友欣赏。 而且还取了一个异常黄暴的标题。 ——名校大学生援交现场,青春外表难掩内心风骚。 自此,她成了红人。 女生对她指指点点避如蛇蝎,男生则明里暗里旁敲侧击问她一个晚上多少钱。 可是她的男朋友,却只在那间原本满载了两个人温情甜蜜的出租屋里,留下一张纸条,便消失不见。 ——这份惊喜,可满意。 而在刚刚,学校教导主任将她叫去办公室,通知她被学校开除了。 她苦苦哀求,却没想到主任居然也想对她不轨。 她拼死反抗,才逃了出来。 砰! 大雨滂沱中,颜雨凝跑的太快脚下一滑,摔在地上,身上早已淋湿的衣服沾染了泥水,看上去格外狼狈。 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,她趴在雨水中痛哭出声。 她不知道为什么相恋两年,一直温柔深情的男友会忽然这样。 更不敢想象,她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。 微弱的手机铃声在大雨中响起,陌生的来电。 一接听,对面传来公事公办的询问,“颜雨凝颜小姐是吗?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,你父母出了车祸,父亲已经抢救无效死亡,母亲需要立刻手术,麻烦你来医院签字缴费。” “什么?”这一刻,颜雨凝只觉得天仿佛塌下来了一样。 那头说话的人不耐烦起来,“颜小姐,你还是快点来医院吧。你母亲的伤势很重,要是耽误了治疗……” “好,我马上来!” 正准备从地上爬起来,一双黑色皮鞋映入眼帘。 “颜雨凝。”冰冷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,喊出了她的名字。 颜雨凝抬头,眼中撞进一张俊美淡漠的脸,凌厉的五官,犀利的眸子,恍若实质的刀剑,洞穿了她的心。 顾铭梵,她失踪了一个月的男朋友。 突然出现,却仿佛换了一个人。 颜雨凝一下从地上爬起来,浑身狼狈的站在他面前,锁定他的眼,厉声质问,“为什么这么对我?” “这一切,都是你应得的。”男人的语调依旧冰冷,没有一丝温度。 什么叫做她应得的?! 颜雨凝几欲抓狂,她自问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,就算是相恋两年才肯把自己交给他,却也是完完整整清清白白。 他到底为什么,要这样羞辱自己。 而且羞辱之后,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。 难道他的良心就不会痛吗?! “顾铭梵,我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,你要这样对我。”颜雨凝的眼中带着泪,却倔强的不肯落下,只是声嘶力竭的吼道,“这么做,难道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?” 一根手指戳在她心房的位置,男人的语调越发阴冷狠厉,“对待连心都没有的人,只能比他们更狠心。” “你什么意思?” 颜雨凝愣住,不懂他眼中疯狂的恨意从何而来。 然,男人已收敛了所有情绪,后退一步抽出西装口袋里的手绢,仔细擦拭着自己的手指。 那模样,嫌弃到了极致。 “我今天来,是给你一个机会。”男人居高临下,姿态睥睨,“做我的情妇,我可以帮你。” 强烈的屈辱感在瞬间席卷而来! “你做梦!” 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,吼出这三个字,颜雨凝转身就走。 身后,传来男人凉凉的语调,“你妈就躺在手术室,颜雨凝,除了答应我,你没有任何出路。” 大雨中,女孩的身子一颤。 顾铭梵身边为他撑伞的助理在此时开口,“颜小姐,你母亲内伤严重,肝脏破裂,必须捐肝。肝脏移植手术费三十万,术后调养以及恢复最少需要五十万。而且你的母亲双腿腿骨大面积粉碎性骨折,已无站起来的可能,终身需要人看护,这些费用……” “我去借,去求,就算是去卖……也绝不会答应你!” 女孩回过头来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充斥着恨意,单薄的身子在暴风骤雨中仿佛随时能被折断,却偏又有种倔强的姿态。 转身,女孩走得头也不回。 “少爷……”助理有些犹豫,要不要上去把人拦下来。 顾铭梵冷淡开口,语气笃定,“她会回来!” 交往两年,她对他一无所知,然他却对她知之甚详。 颜家,早已今时不同往日。 颜父为了颜母早就和家里断绝往来,就算她现在去求,也没有一个人会出手相救。 而她身边,也没有能拿出五十万的朋友。 就算有,他顾铭梵说不,谁敢忤逆。 手机忽然响起,助理一看来电,立刻恭敬的接了起来,下一秒,看着顾铭梵道,“少爷,老爷让你立刻回家。” 男人看着女孩消失的方向,许久后才转身朝停在一旁的车走去,弯腰钻进车里。 “走吧!” *** 医院里,护士看着站在眼前一身狼狈的颜雨凝,眼中的鄙夷清晰可见。 啧,这不就是那个在外面做援交的女大学生吗。 没想到手术室里那个居然是她的母亲,要么说人贱自有天收呢。 “颜小姐,这是手术同意书,赶紧签字吧。”护士不耐烦的递过来一支笔,真是的,跟这种人说话,简直都在拉低自己的格调。 “我妈妈到底怎么样了?” “你母亲的伤势很严重,签了字就赶紧去一楼大厅交费吧。”护士明显的不耐烦。 颜雨凝签字的手势一顿,“我能问问,需要多少钱吗?” “怎么,要是太贵你就不救了?”护士讥讽,“年纪轻轻的小姑娘,怎么这么狠心呢。反正你挣钱不是很轻松吗,多陪几个大款的事。” 颜雨凝的脸刷地就白了,握着笔的手颤抖的厉害,牙齿咬着唇瓣,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护士。 护士被她的眼神看的心底发毛,忍不住吼道,“看什么看,我说错了吗?有本事出去卖,害怕人说吗?”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,周围不少人都朝这边看过来。 看见颜雨凝的时候,眼神瞬间就变了。 哎哟,这不就是网上那个激情视频的女主角吗?一张脸清纯又无辜,真是本钱十足啊。 男人是暧昧的打量,女人则是警惕的鄙夷。 “现在的女孩子哟,也太不洁身自爱了。长得倒是干干净净,没想到居然为了钱跑去援交。” “作孽哦,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教的。” “我听说她爸妈出了车祸,爸爸当场就没了,妈妈还在手术室等着救命呢。看着架势,像是不愿意救啊。” “这些个没脸没皮的小妖精,哪里有心有感情哦,几十万呢,肯定舍不得哟。” 周围的议论纷纷涌进耳朵里,颜雨凝气得眼眶发红,牙齿把嘴唇要出血来。 忍耐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,她撕心裂肺的朝着众人大喊,“你们知道什么,你们什么都不知道,凭什么在这儿胡说八道。” “哎哟,小姑娘脾气还挺大,怎么啦,现在觉得丢脸啦,你当初选择做这种事的时候就该知道会这样的呀!”一个一脸尖酸的中年女人翻了个白眼,冷笑着指责。 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附和,流言就像是洪水,要把颜雨凝生生淹没。 颜雨凝站在原地,看着周围人一张一合的嘴巴,一阵天旋地转,直接晕倒在地。 和她争吵的护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切,居然装晕,还真是无耻。 周围人来人往,没有人上前过问那个晕倒在走廊里的女孩。 *** “滚,我们颜家没有你这种亲戚。” 当颜雨凝再一次被拒之门外,她终于明白顾铭梵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 ——除了求我,你没有任何出路。 他太了解她了,知道他们家所有的情况,知道他们家的亲戚根本不可能借一分钱给她。 所以他才会那么的笃定! 颜雨凝用力的握了握拳,不,她不会就此妥协。 哪怕只有最后一丝希望,她也绝对不会放弃。 去求一个害自己至此的凶手,她的自尊根本不允许。 当颜雨凝找到穆奇的时候,还没道明来意,后者已经摆摆手一脸为难的拒绝。 “对不起雨凝,我不能借钱给你。” “为什么?五十万对你来说不过是个小数目,我一定会还给你的。我可以给你打欠条,我还可以……”穆奇是她最后的希望。 曾经在学校,他不止一次表达过想和她在一起的意思。而且穆家在帝都也是小有名望。 穆奇无奈的道,“雨凝,你没听懂我刚才的话吗?我是不能,而不是不愿意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他愿意帮助她,只是因为某些原因,他不能帮她。 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顾铭梵放出话来,谁要是敢帮你,就是跟他作对。”所以就算他有心,也没那个胆量,“雨凝,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啊?” 颜雨凝和顾铭梵交往的事情,并没有大肆宣扬。 她原本朋友就不多,也不是喜欢张扬的性格,所以穆奇并不知道。 颜雨凝的眸子睁了睁,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顾铭梵会绝情到这个地步! 怎么得罪他了,她也很想知道,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他了。 为什么口口声声说着爱她的人,要这么对她。 不过,重点不是这个,“穆奇,顾铭梵很厉害吗?为什么他一句话,就没有人敢帮我?” 穆奇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她,“雨凝你不是吧,整个帝都谁不知道顾铭梵,那可是YG的太子爷啊。” 颜雨凝一下子僵硬在原地YG的太子爷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,顾铭梵,就是顾铭梵,他们居然是同一个人。 YG是谁,那是帝都所有人都要仰视的存在。 如果要给国内企业排个榜,那YG绝对是各种榜单的NO.1。 顾铭梵是YG的太子爷,她的男朋友居然是整个帝都,乃至全国所有单身女人都在肖想的对象,可是她和他在一起两年,居然一点都不知道。 颜雨凝,你还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! *** 夜,大雨滂沱。 冰冷的雨水浇在身上,冻得女孩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。 可她还是硬撑着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口。 直到刺眼的车灯划过雨幕,打在她的身上,女孩顾不得蹲久了腿脚发麻,直接站起来冲了出去,拦在车子前面。 吱! 刺耳的刹车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,车头在距离女孩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下。 也不知是吓得,还是真的腿发麻了,女孩扑通一声跌在地上。 车门打开,优雅衿贵的男人迈步下来。 早有保镖撑了伞,恭敬的举在他的头顶。 男人迈步过来,在女孩身前停下,眼神是浸了冰渣的冷,“颜雨凝,想死就死远点,别在我面前碍眼。” 冷冰冰的话,比夜里的雨水还要凉透人心。 颜雨凝的手指一根一根收紧,指尖狠狠掐入掌心,洁白的牙齿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。 半晌后,仿佛认命了一般,浑身的气势仿佛是被戳破了的气球,泄了个干净。 “顾铭梵,你之前的话,还算不算数?” 她承认,她输了,她不是他的对手。 这几天她几乎跑断了腿,求遍了所有能求的人,可是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。 顾铭梵,她第一次知道,她那个温柔深情的男朋友,居然可以这样绝情,这样的手眼通天。 他甚至掐断了她所有的路,让她就算要卖,都只能卖给他。 医院那边下了最后通牒,在不交医药费,就要给母亲停药了,他耗得起,可是她不行。 所以她只能来求他,哪怕被他羞辱,她也要咬牙忍下来。 “什么话?”男人是随意得语调。 颜雨凝气得浑身发抖,前所未有的屈辱感,压得她的脊背微微弯曲着,仿佛匍匐在他脚下的仆人一般。 “你说,只要我做你的情人,你就会帮我。这句话,还算不算数。” “那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 跪坐在地上的女孩身子轻轻颤了一下,被雨水打湿的衣服紧紧贴着她的肌肤,将她美好的身段勾勒无遗。 听了男人的话,女孩轻轻闭了闭眼,然后,颤抖的手指缓缓伸向了自己的衬衣纽扣。 *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:每日情感故事,本文代号:34890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