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第一次看女朋友脱衣服是什么体验?

2017-06-20
“苏经理,你找我?” 李嘉胜推开厚重的办公室实木门,眼睛顿时就瞪圆了。 只见得古典却不显老气的大理石办公桌后,一名女子正将她的白色衬衣褪到手臂,那皮肤犹如羊脂般洁白,没有半点瑕疵,两朵汹涌的浪涛,被一条黑色的蕾丝包裹,因为体积庞大的缘故,几乎要把蕾丝撑破。 李嘉胜眼睛像是被磁石牢牢吸住,怎么也挪不开,他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往一个地方涌去,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去,帮忙把那碍事的衬衣全部扯开,而后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厮杀。 正在脱衣服的苏雨落听到声音,再看到猪哥般盯着自己的李嘉胜,顿时又羞又气,赶忙双臂一缩挡在胸前,殊不知她这样的动作反倒更衬得身前愈发的伟岸。 “绝对有D。”李嘉胜用他的目光丈量了一番,情不自禁的赞了一句。 谁说女子不如男?自己千锤百炼的胸肌,能达到这种水准吗? “你说什么?你难不知道进来前要敲门吗?出去!”苏雨落怒不可遏,整个公司的员工见了自己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唯独眼前这家伙挨了骂还跟没事的人一般,甚至还敢用言语占自己的便宜,可恶! “我什么也没说。”李嘉胜朝着苏雨落怎么也拦不住的那一抹白深深的望了一眼,这才依依不舍的关上门退了出去,苏经理太小气了,明明这么有料,还藏着掖着不让人知晓! 苏雨落这才松了一口气,她从来没被人看光过,更别说是一个男人了,刚才李嘉胜那对眼珠子,差点没钻进自己的胸里,真是让人恨不得拿刀子剜了他眼睛!可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是,自己刚才竟然在那注视下有了些许道不明的感觉。 啊呸! 苏雨落晃了晃脑袋,这绝对是错觉!这次一定要说服老爸开了他!什么玩意啊! 苏雨落把衬衣脱了下来,正准备换套衣服,便听到敲门声响了起来,不等她反应过来,那门再一次被推开,然后便看到李嘉胜叼着烟偷偷瞟着自己走了进来,道:“苏经理,您找我?” “滚出去!” 苏雨落都快气疯了,人怎么能无耻成这样? “真难伺候,没敲门要被骂,敲了门还要被骂。”李嘉胜小声的嘀咕着,可脸上却没有一丝郁闷的表情,那眼珠子亮得跟探照灯似的,咻咻咻的对准了任何一丝有可能泄出的春光。 不错不错,看来她未来的孩子应该不愁吃不饱了。 啧啧,自己真是为了一口放心的乃源操碎了心啊! 嘭! 一个茶杯在门上爆开,水珠子溅了一地都是,这个该死的李嘉胜,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点用处的份上,老娘早就把他碎尸万段了。 至于外边吹着口哨的李嘉胜,则是拨通了一个仅有十位数的奇怪号码,笑道:“老家伙,这任务挺有意思的,我接了,不过说好了,做完这个任务,我就正式卸甲归田了哈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 一间密闭的房间里,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挂断了手中的红色电话,冲着身边的另外一名老者叹息道:“这小子脑袋真是被驴踢了,以他现在的实力,若是能再进一步,就算是龙魂他也能进得,为何就想着卸甲归田呢?他这教官一走,以后咱们这特种兵精英团的实力估计要大打折扣了。” 那老者没有说话,只是笑笑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光彩。 说不准,这最后的任务能够成为李嘉胜的契机也说不定呢? …… 十分钟之后,办公室的门打开了,苏雨落之前的愤怒已经不复存在,展现在整个公司员工面前的,又是那个淡漠矜持骄傲犀利的总经理了。 立领修身的白衬衫,前襟是层层叠叠的荷叶边,下摆扎进亚麻色的直筒裤里,脚踩着黑色的细高跟鞋,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,遮住了半边的容颜,显得几分高贵几分典雅。 “跟我去个地方。”苏雨落淡淡的说道,眼神清冷气场强大。 这才是她!才是掌控着苏氏企业三百多号员工饭碗的苏总经理!才是被人称为冰山女神的苏雨落! “去哪?我先跟你说好,虽然我没有钱,可我也不会因为你给我的这点工资就出卖我的身体!”李嘉胜上下打量着苏雨落,满脸悲愤之色,两千块的工资,又要当司机,又要当保镖,难不成现在还要陪睡? 不行!绝对不行!这有违我的做人准则! 除非在工资之外额外给个三五千啊,那哥勉为其难也就从了…… “去大成集团!”苏雨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么一句话,尼玛谁稀罕你的身体啊! 有些人就是这样,能够轻而易举让你的怒火爆发。 “多大点事,直说嘛,我还以为是你对我有企图呢。”李嘉胜如释重负,差点吓得劳资的雅美蝶都飞走了。 苏雨落气得七窍生烟,不再搭理他,哒哒哒踩着细高跟鞋走向电梯,李嘉胜则是笑嘻嘻的跟在后头,仔细的欣赏着那挺翘的臀,随着两条长腿交替前进,左一扭右一扭,看得他暗自点头,不错,屁股大,好生养! 李嘉胜正准备跟着苏雨落走进电梯,却被她阻止了,只听她冷冷的说道:“你坐另外一部电梯去车库开车。” 电梯关上,苏雨落脸上这才勾起一抹冷笑,这家伙还想继续偷窥自己?想得美! 刚走出大楼,苏雨落便簇起了眉头,映入她眼帘的除了阴沉沉的天,便就是一整片的蓝色妖姬了。 整个苏氏企业的正门口,被点缀成一个蓝色的花海,蓝色妖姬布满了每一寸空间,一名男子穿着白色的西装站在其中,笑容迷人,没办法,有些人天生就能够吸引公众的眼球。 “雨落,相知是一种宿命,相守是一种承诺,人世轮回中,我愿意与你一同铭记这一世!”男子开口,声音醇厚,仿佛有一种让人沉沦的魔力。 “太幸福了。” 边上已经围了不少的人,不少女生贪婪的打量着这些花朵,望着苏雨落站在那儿,目光中满是羡慕嫉妒恨。 同样是女人,凭什么她能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? “好有钱啊,这么多花,一会下雨就废了,至少也好几万了吧?” “切,谈什么钱啊,这是浪漫,你不懂!” 人群窃窃私语,苏雨落却很是纠结,这郭啸天缠着自己有段时间了,都被自己找理由避开了,可如今却被他堵了个正着。 能刚好卡在这个时间点,若不是郭庆那只老狐狸的主意,她就不信了! “做我女朋友吧,只要我们在一起了,苏氏企业一定能够渡过难关,与大成集团携手并进,成为榕城一流的企业!”郭啸天走上前来,目光温柔,眸子里电量十足,周围不少女生都被电得七荤八素的。 苏雨落微微的眯起眼睛,这郭啸天话里头是对自己施加压力? 苏氏企业虽然遇到困难,可却只是暂时性的,他凭什么认为自己会为此赔上一生的幸福? 苏雨落正准备开口拒绝,人群中却传来一阵嘈杂声,其中夹杂着一两声尖叫,苏雨落抬头看去,只见得李嘉胜拿着一根消防水枪,对准了那些蓝色妖姬一阵猛冲,原本美丽动人的花朵,却被冲得七零八落的。 李嘉胜扭头,冲着门口目瞪口呆的保安吼道:“傻了吧唧的,公司门口能摆摊吗?还想不想要饭碗了?给我都赶走!” 说完这些,李嘉胜这才屁颠屁颠的上了车,车轮把沾了水的花瓣碾碎,嘎吱一声停在苏雨落的面前,一脸谄媚道:“苏经理,请上车,晚点我再来收拾那些不开眼的保安。” 那架势,仿佛他根本不是一个小司机,反倒是公司的高层一般。 满脸错愕的苏雨落迅速调整过来,落落大方带着微笑上了车,奥迪车飞驰而去,只留下恼怒的郭啸天在原地跳脚不已。 …… 车载音乐柔和动听,雨水打在车窗上,像是伴着节奏有韵律的跳舞。 想到郭啸天会有的铁青脸色,苏雨落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,每个毛孔都透着舒畅,真没想到李嘉胜这家伙,居然有胆量把郭啸天给摆了一道。 若不是这厮打诨插科的帮自己搞定,恐怕自己还要被纠缠好一阵子吧? 看来这家伙还有点用处啊,苏雨落扫了李嘉胜一眼,决定到时开了他之后,多给他一个月的工资。 车子很快便停在了大成集团的综合办公大楼楼下,这是一栋二十多层的大楼,占地面积几万平方米,在寸土寸金的市区能够拥有这样一栋大楼,大成集团的实力可见一斑。 苏雨落吸了一口气,拾阶而上,李嘉胜跟在她的身后,眼睛却是四下乱飞,近距离欣赏着走来过去的高跟鞋与大白腿。 “注意影响!”苏雨落冷声说道,自己两人的一举一动可是代表着苏氏企业。 “遵命!”李嘉胜虎躯一震,顿时把目光收了回来,落在距离他跟前一个身位的苏雨落臀上,嗯,苏经理果然是喜欢自己的,故意不让自己偷看别人,只能一心一意的看她。 感受到李嘉胜不规矩的目光,苏雨落俏脸黑了一片,美眸干脆直视前方,权当没有发现。 “苏总,你好,郭总已经在办公室恭候多时了,请跟我来。”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迎了上来,黑色OL裝,立领的白色衬衣,戴着黑框眼镜,再加上裹着黑丝的美腿,走在人群中绝对能抹杀大多数男人的眼球。 “好的,麻烦宋秘书了。”苏雨落点了下头,虽然这宋秘书的语气跟态度都很恭敬,她却能够感受到几分敌意。 不过……那又如何? 李嘉胜跟在两人身后,那宋秘书的腰肢一摇一摆,像是能挤出水来似的,李嘉胜自然毫不客气的把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,忙得一塌糊涂。 到了办公室门口,宋秘书推开门,妩媚一笑:“苏总请进。” 苏雨落点了点头,走了进去,那宋秘书身子一晃,拦在了苏雨落的身后,李嘉胜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凑了上去,堪堪在宋秘书的跟前才停了下来,脸对脸的距离还有一公分,不过某些超出水平面的位置却已经贴在了一起。 嗯?垫了东西的,差评! 宋秘书有些嫌恶的看了满脸享受之意的李嘉胜一眼,退后一步,开口道:“郭总有交代,闲杂人等不得入内。” “他不是闲杂人等,他是我的助理。”开口的是苏雨落,她带着李嘉胜来此便是防着郭庆父子的,又岂会在这个时刻退缩。 “贴身助理。”李嘉胜笑嘻嘻的加了一句,贴身二字才是关键好吧? 苏雨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自己只不过是找了个理由,这厮还打蛇随棍上了? “让他们进来吧,苏经理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郭庆从金丝楠木的老板桌后站了起来,满脸笑容的走到沙发边上,他长得文文弱弱,还戴着金边眼镜,看起来像是个知识分子多过于老板。 “郭总太忙了。”苏雨落伸手与郭庆轻握了一下,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 宋秘书悄无声息的往边上一退,李嘉胜看了她一眼,路过的时候还闭上眼睛深嗅了一口,笑呵呵的说道:“菲拉格慕的梦中情人,宋秘书好品味。” 宋秘书目光一凛,没想到这穿着二三十块T恤牛仔裤的家伙,竟然懂得香水? 李嘉胜没有理会宋秘书的惊诧,径直走到沙发边上,郭庆笑着跟他握了握手,道:“苏氏企业很好,都是年轻人,有朝气啊。” 苏雨落眉头微微一皱,就听李嘉胜笑呵呵的说道:“郭总也很年轻啊,宋秘书很漂亮嘛,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有事秘书干,没事干……哈哈。” “咦,郭总也用梦中情人的香水?难道说……” 李嘉胜无视宋秘书那要杀人一般的目光,反倒是使劲的嗅了嗅,满脸疑惑之色,不过片刻,他便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,轻轻的给自己一巴掌,赔罪道:“瞧我这张破嘴,郭总日理万机,怎么可能干……嗯,肯定是不小心沾上的,一定是这样。” 这混蛋! 一旁煮茶的宋秘书真是杀了李嘉胜的心都有了,这狗鼻子怎么能这么灵?自己只不过跟郭总做了点运动罢了,他便能闻出来了?闻出来也就罢了,有必要说出来吗?还自以为体贴的帮自己找理由遮掩? “李助理真幽默。”郭庆打了个哈哈,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,这几十年来大风大浪这么多,他怎么可能会因为李嘉胜几句话就乱了分寸? 老淫棍! 苏雨落把嫌弃的目光收了回来,毕竟自己今天来此还是要求人的,所以她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,笑道:“郭总,我听说大成集团有与我苏氏企业合作的意愿?” “自然。”郭庆闻了下茶香,道:“我也听说,苏氏企业最近不太好过,虽然你我交情不深,不过犬子对苏总倒是一见钟情……” 不等郭庆说完,苏雨落便蹙眉道:“郭总,很抱歉,我已经有未婚夫了。” “这样啊……”郭庆微微蹙眉,旋而眉头一松,笑道:“也罢,这些事情就让你们年轻人自己去处理吧,咱们在商言商,苏氏企业缺乏资金,我可以提供一千万的投资,如何?” “不知郭总想要什么?” 苏雨落已经不是十八九岁的懵懂少女,自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尤其是对于郭庆这种人来说。 “苏氏迈的步伐太大了点,这年头,吃独食不如雨露均沾,我想要的是苏总南郊那块地,如何?”郭庆笑眯眯的说道。 “不可能。”苏雨落猛的站了起来,南郊那块地是父亲十年前拿下的,原本是要作为苏氏企业的总部用地,却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下来了,现如今那块地已经价值上亿,想用区区一千万拿下,这郭庆真当自己是不涉世事的小女孩了? “呵呵,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郭庆摇了摇头,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,缓缓说道:“如果苏总改变主意了,我在这里扫榻相迎哦。” 看到苏雨落脸色如同千年寒冰,李嘉胜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对,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,郭总想要那块地,其实也不是不能谈。” 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郭庆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嘉胜,虽然这小小的助理做不了主,可巴掌若是从对方自己手上挥出,岂不是更为响亮? 苏雨落也是深深的看了李嘉胜一眼,张了张嘴,却没有开口。 “我们苏总觉得,大成集团不错。”李嘉胜仔细打量了办公室一番,很是满意的说道:“郭总想要那块地,可以拿大成集团来换啊!” 看着郭庆脸上露出怒容,李嘉胜笑了笑,挥斥方遒的说道:“大家别这样看我,郭总都说了,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嘛。总有一天,我要在这里玩LOL的!空口无凭,立字为据!” …… 郭庆的办公室在最顶楼,若是从高大的落地窗往下看,整个城市将一览无余。郭庆喜欢这样的角度,仿佛他便是至高无上的神祗,在云层中俯瞰着芸芸众生。 办公室门被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,郭庆并没有回头,因为可以随意进出自己办公室的只有宋秘书一人。 暖香袭来,宋秘书后后面搂住了郭庆的背,脸颊轻轻蹭了蹭,这才开口说道:“那块地……” “放心吧,既然我敢开口,这块地肯定会是我的。” “那贱人不会同意的。” “苏氏集团可不是苏雨落的。”郭庆阴恻恻的笑了笑,道:“你说,若是她落在我的手上,苏爱国会不会很愿意把那块地卖给我呢?” “我想会的。”宋秘书柔柔的说道,想到刚才李嘉胜指点江山的模样,心中没来由的却多了一丝不安,不过她并没有把心中的感受表现出来,反倒是甩了甩头,将李嘉胜那坏笑的模样甩出脑海之外。 也对,一个助理而已! ……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,苏雨落坐在后座上,闭着眼睛,心事重重,她原本以为郭庆是想介入苏氏企业的一些产业,没想对方远比想象中的还狠,竟然是瞄准了南郊的地产。 一千万? 简直是痴人说梦! 可如此一来,自己又陷入了最初的困境之中了,该如何才能找到投资呢? 苏雨落只感觉心烦的很,下意识的就解开了衬衣的一颗扣子,整个人才好受几分。 这郭庆不愧是老狐狸,整个谈判过程都被他带着节奏走,若不是最后时刻李嘉胜扳回一局,今天真是全军覆没了,这家伙,竟然想在郭庆的办公室里打LOL?若是将来苏氏企业能够收购大成集团,这间办公室给他也不是什么大事。 李嘉胜从后视镜看到那抹惊人的白,顿时就瞪圆了眼睛,他很努力想把视线从那深沟的位置移开,可是,不经意间,眼神又自己移了过去。 难道说,每个色狼都是身不由己? 女人的直觉都是极为敏锐的,李嘉胜只不过是多扫了两眼,苏雨落便有所察觉,她瞥了一眼后视镜,顿时眉头一蹙,作为司机,开车不注意路况,反倒在那儿费尽心思偷看,这家伙也太极品了点吧?不行,必须炒了他! 看到苏雨落冰冷的表情,李嘉胜赶忙摆出一副君子模样来,认真的问道:“苏总,公司是不是很缺资金啊?” “是缺资金,可那与你何干?难道说你有钱借给公司不成?”苏雨落冷哼一声,心里不由的对老爸有些怨念,如果不是他连个理由都不给就让公司财务给他汇了四千万,公司也不可能会流动资金链中断,落到现在这份田地。 可…… 身为女儿,身为下属,难道还能质问他不成? 苏雨落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的扛起公司的重任了。 “不就是钱嘛,说吧,多少钱,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!”李嘉胜拍着胸膛,豪迈得一塌糊涂。 自己今天没少占这妞的便宜,还是得帮她点小忙嘛,这叫不去小利则大利不得,狼也要懂得投资…… “两千万就够了,如果你有一千万,公司也勉强能够熬过这一段。”苏雨落只是冷笑,双手抱胸靠在座椅上,不是老娘势利眼,可就你这副模样,能借多少钱?三百还是五百? 还说什么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? “啥?两千万?吓死宝宝了,我还以为是两亿呢!”李嘉胜瞪圆了眼睛,拍了拍胸口,做出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,就在苏雨落准备开口讽刺他的时候,一张卡却是从他的手中飞出,准确无误的卡在了自己挤出的深沟里…… “李嘉胜!” 苏雨落恼羞成怒,她都快崩溃了,这卡怎么就能够塞到自己的这个位置呢?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!老娘…… 等等,这卡的颜色怎么就这么熟悉? 苏雨落把卡取了出来,美眸顿时就瞪大了,这卡不正是父亲手上的那张招行的黑卡吗? “你这卡?”苏雨落觉得自己有些转不过弯来了,父亲的卡怎么会在这家伙的手中? “就是你爸啦,当初跑到我们那儿来,哭着闹着要给他女儿挑个夫婿,结果没人肯啊,后来他就发动了金钱攻势,你也知道我家穷,于是勉为其难的来到榕城,把我这白花花的身子交到你跟前给你祸害。哎……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……” 李嘉胜长吁短叹,还愣是挤下了一颗眼泪。这卡的确是苏爱国给的,不过自然不是什么用四千万砸出个女婿,而是当初老头年轻的时候,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与苏爱国有过些许交情,才把自己安排来保护苏雨落,至于这钱,则是当作活动资金用的,借给她也不算什么。 而后座的苏雨落已经出离愤怒了,这都什么事?什么叫老爸哭着闹着要给自己挑夫婿?什么叫没人肯?追求老娘的男人都可以从苏氏企业的楼下一路排到火车站了! 还有,就你这一身黑漆漆像是焦炭的皮肤,还敢自称白花花?只有瞎了眼的女人才会去祸害你! “李嘉胜!”苏雨落咬牙切齿的开口。 “喂,苏经理,我知道你很感动,可你也不能在车上就献身吧?这样不好!”李嘉胜很认真的说道:“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。” “老娘跟你拼了!” “别酱紫啊,我在开车啊,一会出车祸了。” “我不管,老娘要跟你同归于尽!” 嘎吱,车子迅速的靠边停下,李嘉胜慌乱的抵挡着苏雨落的攻击,因为车子空间太小了,所以他自然不可避免的会触碰到一些不该碰到的地方…… 嗯,好软…… 嗯,好有弹性…… 哇咔咔,这皮肤好滑滑…… “开车。”苏雨落掐了李嘉胜几下,这才满意的坐回位置上,并不是她已然消气,而是因为这里人来人往的,若是被人拍了照,那自己可就出名了。 李嘉胜一脸委屈的重新启动车子,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自己皮糙肉厚,这妞刚才的举动跟挠痒痒一样,不过,她开心就好。 李嘉胜觉得自己的灵魂再一次得到了洗礼,看吧,哥就这么一个思想觉悟极高的男子。 车子再次行驶在路上,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,苏雨落握着黑卡,心中一暖,父亲并没有冻结这张卡,说明他是以正常途径得到的,雪中能够送炭,很不容易了,于是她语气温柔的说道:“这钱就算我找你借的,等公司周转过来我就还你。” “那啥,苏经理,钱可以借你,不过我有一个要求……”李嘉胜笑得很是淫荡,哥“处”了二十年,老天爷才终于送了我这份意外的大礼!能不好好把握吗? “要求?” 苏雨落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,她咬着唇,看着后视镜上映出的猥琐模样,顿时有些心凉,男人果然都一样,没有一个好东西,亏得老娘刚才还有些动心…… 如今公司已经急切需要一笔资金注入,若是再拖延下去,恐怕真的会出问题了,罢了,反正他挂着自己未婚夫的名头,就当作被狗咬了…… “行吧,今天晚上你挑个酒店,要五星级的。” 苏雨落冷冷的说道,心中很是难受,仿佛有一种自己期待已久的珍宝碎了一地的感觉。 “什么?开房?” 李嘉胜叫出声来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: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,你这女色狼垂涎哥的美貌已经很久了,呜呜,我只不过是想找个时间你陪我逛一次街而已,你竟然以开房作为要挟,我真是红颜祸水啊……” 这一刻,苏雨落只想掐死李嘉胜,然后再自杀。 真是……太丢人了! ……  

微信识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
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