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小说

她卖身出嫁,与夫君洞房花烛夜时竟要谋杀亲夫……

2017-08-01
今日,是成亲的大日子。 门窗上,贴着大红喜字,床上,铺着鸳鸯枕和龙凤绣被,端坐在喜被上的新娘子关玉儿,脸上却无喜意,而是布满惶恐。 紧张泛白的十根手指头,将喜帕拧出了印子,外头的月儿升得越高,她的脸色越加惨白。 对于即将来临的洞房花烛夜,彷佛就像要上刑台似的,让她身子微微抖颤,每一刻的等待,都是一种酷刑。 冷静啊,关玉儿! 她告诉自己,大不了不要活了,总比给人糟蹋好。这亲事,本就是被逼的,她的幸福,绝不能屈就在银两买卖上。­­ 当好赌的爹爹将她当赌注赔出去时,也注定了她以身还债的悲惨命运。 她不肯认命,所以逃走了,却被那些赌场的汉子们抓回来,被关在马车里,行走了好几日。 她不晓得这些人要带她去哪儿?好几次试图逃走,都被捉回,为了惩罚她,天天有一餐没一餐的让她饿着肚子,打算让她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。 最后,她被逼着穿上大红嫁衣,戴上凤冠霞帔,拜天地,成了亲。 从头至尾,她都没见过新郎,盖着盖头,也不知道娶她的人是谁,只知道,自己被卖给人家做老婆。 想到自己的一生被陌生的男人买去,不由得令她打从心底害怕。想必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与其任人宰割,不如奋力一搏—— 今夜,她非逃出去不可! 门被猝然打开,吓得她浑身一颤,僵硬如石,一颗慌乱的心冻成了严冬寒雪,而她藏在袖子里的匕首,也被悄悄握紧。 随着对方脚步的逼近,她的呼吸也几近停止,当盖头被掀开的那一刻,恐惧抬起的美眸,终于目睹对方的真面目。 那是一个穿着豹纹衣的高大男人。 虎背熊腰的身材,冷傲威严的面孔,留着落腮胡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威武蛮横。 那粗壮的臂膀几乎是她的两倍大,光是站在那里,气势就够吓人的了,在他面前,她感觉到自己渺小得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扳不动,被那锐利如鹰隼般的黑眸盯着,更是从脚底凉到头顶。 第一眼,关玉儿就被眼前的男人给震慑住。 老天……这样的男人,哪是她用小小的匕首所能抵抗的? 居高临下的黑眸,像两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不敢置信的注视着这张美丽动人的容颜。 新娘子纤细精致的五官上,有着他此生从未见过的美丽翦水大眼,小巧的唇瓣像要泌出水似的诱人,她就像一块精致的玉,晶莹剔透。 在他的盯视下,关玉儿微微抖瑟,她很怀疑,自己是否真能从这男人的魔掌下逃过一劫? 她低下头,强逼自己镇定,悄悄深吸一口气后,才站起身,在那炽人的目光下,走到红烛桌前。 颤抖的小手拿起酒壶,斟满交杯酒,将其中一杯,怯怯的端到他面前。 那张苍白的小脸始终低着头,不敢直视他的眼,因为害怕会被对方瞧出自己计量已久的诡计。 这酒,下了毒。 先前她被抓住时,有几天关在柴房里,哪儿也去不得,刚好柴房的角落放置了一些老鼠药,她偷偷藏了些起来。 要逃出洞房,她知道唯有利用老鼠药。 她在酒里放了一点,所用的剂量很少,不足以杀死人,但起码可以弄昏对方。 这就够了,只要新郎喝下,她就可以趁对方昏迷时,想办法逃出去。 大掌突然握住她拿着酒杯的小手,令她惊惶的抬眼,对上他直视慑人的眸光,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。 老天!他发现了吗?正当她吓得惊慌失措时,男子开了口—— “小心,酒会洒倒。” 苍白的小脸一愣,尚未来得及回神,就见他接过酒杯,二话不说一饮而尽,她这才明白,原来他是怕她把酒洒出来,才会握住她的手,吊得老高的心,这才悄悄放下。 “你怎么不喝?” “啊,这……” 他指着她的酒杯。”这交杯酒,你也该喝。” “我、我不会喝酒,不如你多喝点好了。” 整壶都下了老鼠药,她不敢喝,心想只要说服他喝个两、三杯就好,应该可以让他倒下,又不会出人命,忙拿起酒壶为他斟酒。 “新人应该要喝交杯酒。”大掌拿起酒杯,递到她面前。 瞪着端到面前的酒杯,她悄悄咽了咽口水。 这酒喝下去,别说一杯,半杯就让她腿软了,还逃得了吗?别逗了,她才不喝呢! “我真的不会喝,这酒儿,我连一滴都沾不得。”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,语带恳求,希望可以骗过他。 浓眉微拧。”一滴都不行?” 她忙点头。”一滴都不行,我只要沾了酒,就醉得不醒人事,今晚的洞房花烛夜,大爷……总不希望妾身醉倒吧?” 她装出羞答答的模样,其实内心七上八下,希望他可别强迫她喝下才好。 这话,让那幽深的眼底燃了闇火。”好吧。” 关玉儿悄悄松了口气,正庆幸自己骗过了他时,谁知对方突然改口。 “我帮你喝。” 她连阻止都来不及,就见新郎豪迈的拿起酒壶,连杯子都省了,就这么对着嘴,大口大口的往肚里咕噜咕噜的灌下去,全干了。 他放下酒壶,抹了抹嘴,然后才看着她,浓眉微扬。 “你怎么了?” 关玉儿张着嘴,瞪着眼,还用手颤抖的指着他。 “你……全喝光了?” “对,喝光了。”他还把酒壶倒过来给她瞧瞧,酒壶里面,一滴不剩。 她心儿凉了半截,原本只打算让他喝个两三杯就好,谁知这家伙竟然不要命的全干下?! 她并不想杀他,只想弄昏他而已。 正当她还处在震惊当中时,突然被他一把抱起。 “啊!你你你——你干什么?”轻盈纤细的身子被捧在有力的双臂里,吓得她慌了手脚。 “圆房。”男人简洁有力的回答,便大步朝喜床走去。 一听到圆房二字,她更是吓得魂飞魄散。 他将她放在喜床上,扒下身上的豹纹衣,拿下腰带,脱下裤子和靴子,直至一丝不挂,赤裸裸的站在她面前。 关玉儿张着嘴,瞪着他身下傲然挺立的雄风,整个人呆掉了。 这是她头一回,亲眼见到男人的……的……的……那个…… 这男人浑身充满了力量,壮硕的胴体散发着野性,令她呆瞪的目光无法移开。 由于太过震惊,让她一时忘了要逃,直到这男人的大掌往她的襟口伸来,打算脱她的嫁衣,她才猛然回神。 “等等等等等——等一下!”两只小手惊慌得护住自己的衣裳。 大掌停在半空中,紧拧的浓眉,似是极端不愿意让这一刻值千金的春宵被任何事耽搁,但最终还是耐着性子。 “等什么?” “我、我……我自己脱!” 他没再继续动作,但一双眼灼灼的盯住她,像猎鹰盯上了小鸟,等着她自行宽衣解带。 关玉儿心慌意乱,暗自庆幸他同意了,因为衣裳里还藏了匕首,若是被他发现那可糟了。小手缓缓的脱下凤冠,卸下霞帔,动作很慢很慢,试图拖延时间,等着他的药效发挥,而这男人始终双目炯炯有神,丝毫没有任何异样,可让她急死了,而且他那盯人的样子,彷佛要吃了她。 “你这样盯着我,我会害羞,你……你转过身好吗?” “可是我想看。” “你这样我没办法脱呀,你转过身嘛。” 他还盯住她,一副不想放过眼前美景的模样。 “妾身会紧张,又是第一次,求求你,转过去好吗?”她可怜兮兮地说。 这软言软语的哀求,果然让对方不再坚持,虽不愿,但最后他还是答应她的请求,转过身背对她。 趁这机会,关玉儿悄悄拿出匕首,颤抖的握在手里,尖锐的刀锋朝着他的背,高高举起。 刀子举得越高,她的手抖得越厉害。 这辈子,她从没伤害过任何人,更遑论拿刀子对着人了。 她害怕着、犹豫着,迟迟不敢下手,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,像擂鼓般撞击着心口,而她的手更是不听使唤,抖得像秋风中摇摇欲坠的落叶。 “好了吗?” 他突然出声,将她吓得掉了刀子,慌慌张张的要去捡,而他正好也转过身来,令她身形一僵。 两人四目相对,他锐利的视线令她冷汗涔涔。 老天……被他发现了? “你怎么还穿着衣裳?”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心惊胆跳得吐不出话来,幸好他并没有看到,但是也够把她的魂给吓飞了,幸好她的红袖刚好盖住了匕首,才没让他发现,她乘机悄悄将匕首推到绣枕下。 男人将她慌张的模样当成了羞涩,小娘子越是紧张,他越想要她,终于耐不住性子,长臂一伸,将可人儿搂过来。 “啊!你做什么?”她惊呼。 “我来帮你。” 热烫的身躯包围住她,大掌等不及的在她身上游移。 “等——等等——” 她慌张的阻止,但是压在身上的男人,可一点都等不了。 他是个粗汉,孤家寡人很久了,想想自己也该娶妻生子,行经玉城镇时,客栈的赵掌柜说,有个穷苦人家的女儿为了生计想卖身,谁肯出银子买她,她就侍奉谁,要当妻子或做妾都行。 适巧他想娶妻,因此把银两给了那户人家,说好择个黄道吉日来迎娶。 他对妻子要求不多,是母的,会生就好。 不管美丑胖瘦,只要能帮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,他便心满意足,却没想到把红盖头掀开的那一剎那,会瞧见一张秀丽标致的脸蛋。 他的新媳妇儿,居然漂亮得不得了! 越是瞧她,心越热,她是他的妻子了,他想要她。 不过一会儿功夫,她身上只剩肚兜和亵裤,大片肌肤全露在外头,束起的长发也被他拨散了,美得令人屏息。 在他身下,她慌张柔弱得如同一只不知所措的小羊,无助的望着他。 灼亮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的美丽,将那畏怯的神情当成是对洞房花烛夜的紧张和羞涩。 那贝齿将小嘴儿咬得格外润红,无辜好欺负的模样,令他全身像是着了火。 他想吃他的新娘子。 当大掌试图将这最后一件碍人的肚兜扯下时,两只小手死命的阻止他。 “等等啊!” 还等?他一点都不想等,只想将她从头到脚看个仔细,品尝她一整夜。 * 关注卫星号“九舞文学”(read9wus)查看后续,本文代号【19634】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