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gray,.loginbgs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000;} .banner .right{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background: #fff;} #box li a{filter:alpha(opacity=0);background: #fff;}
两性

她身上固有的体香,让他每晚无尽的索要、索要

2017-08-15
俗话说得好,光阴似箭,岁月有如航天飞机,人人公认英俊潇洒、玉树临风的老爹我,尽管富贵一生,显赫一世,也难逃阎王老爷热情的邀约,必须下地府作客去。也好啦,在阳世逍遥了一辈子,也该换个口味到阴间环游一下喽!只不过这一去,咱们只能下辈子投胎转世再相会了。 老爹我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事迹就是领养你们这五个孩子,大家都称赞我眼光独特,慧眼识人,领养的五个孩子特立独行到令人望而生畏,果然有我冠某异于常人的风范。想当年你还是个桀骜不驯的七岁小毛头,转眼间,已长成仪表不凡的翩翩美男子,为了让你感动落泪,老爹我在回光返照时写下了这篇感人热泪的遗嘱,所以给点面子尽个孝道,掉几滴眼泪吧! 老爹我临去前仍有一个天大的遗憾,那便是──你!你你你!身为长子的你容貌身材俱佳,可惜冰山似的性子令人不敢苟同,虽然冷酷是帅哥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,但是好歹你也别老把女人给吓跑呀!害我孙子没抱成,差点死不瞑目,老爹我可不记得教过你“孙子“冰”法”哩。 五岁时看你是一支枝仔冰,二十五岁了还是冰棍一支,所谓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老爹也很努力反省,不会全怪你的啦,谁教为父沈迷道术而一直未娶哩,害得孩子们有样学样,罪过!罪过! 财富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送人不甘心,弃之又可惜,本来父传子嘛是天经地义,偏偏你们才华洋溢,赚钱像喝开水,对万贯家财却连正眼都懒得瞧上一眼。傲骨是很好啦,可是傲到人家咬牙切齿就太没公德心了。不过你放心,老爹为人宽大,不会怀恨在心的,嘿嘿嘿! 按照惯例,老爹我总要留下一些遗产给爱子小冰冰,才能表达我对小冰冰多如江水的疼爱。老爹很公平的,五个孩子都有份,好家在呀!我冠某身上还有你们处心积虑想得到的东西,不怕你们不听我的话,不枉费我含辛茹苦养大你们,求的就是这一天哪,果真是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哩。 小冰冰,你一直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里是吧?偷偷告诉你,其实我说不知道是骗你的,哎呀呀,变脸了,镇定!镇定!我是去世的人喔,不可以对我国骂,肃静!肃静!别忘了你还在戴孝哩,你是棒冰喔,冒火会融化喔! 瞧,老爹这不就打算告诉你了吗?别气!别气!不过话说回来,就这么告诉你挺无趣的,千里寻亲总要有点波折才象话,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?如此才能感动上天,名垂千古,传为佳话,唉~~老爹我真是用心良苦啊。 啊?你敢撕掉遗嘱!不想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了吗? 原本抓着信笺的两只厚实有力的手,差点在盛怒下摧毁一切,因为这一行字而抑制住冲动,没让信笺化为支离破碎。 这才对嘛,做人要懂得忍气吞声,回归正题,想知道你亲生父母是谁,就拿结婚证书向邵律师交换线索,很简单吧,相信难为不了你这位大医生。 抱不到孙子,能陷害你娶老婆也不错!“淫”货两讫,你交淫,我给货,附送藏书阁的宝书,外加名下十栋豪宅及五辆凯迪拉克,先声明不准犯规,婚姻必须维持一年,一旦犯规,邵律师有权销毁线索,想要线索就照规矩来,死人最大嘛,你没有抗议的机会,时间就从遗嘱宣告之日算起,对了,恐吓律师也算违规。 好自为之吧,亲亲吾爱小冰冰,老爹我有空会向阎王请个令牌上来探望你们的,节哀!节哀! 老爹冠啸道人── 庄严肃穆的厅堂内,气氛一片死寂,降至冰点的气流里唯一让人感受到的丝毫温度,只有阵阵杀气...... 客厅里站着三男两女,女的绝美超尘,男的俊逸绝冷,守灵之夜,该是凄楚哀恸的气氛,却飘着“五”味杂陈的熊熊怒火,火苗的源头,全来自律师宣读的五份遗嘱。 “请节哀顺变。”律师道。 “节哀个头!” 五名男女神色各异,有人暴跳狂怒,有人冒冷汗,还有人处在惊魂未定之中。 与他们五人青红不定的脸色相较,灵堂上方那张冠啸道人胡牌时的贼笑遗照,可就十足讽刺,令人恨不得海扁一顿了。 冠啸道人是鼎鼎有名的传奇人物,一生钻研奇门遁甲及道术,凡经他指点过的艺人或政商名流,皆能逢凶化吉、鸿运大展。耳语相传后,造就了他的盛名及传奇事迹,此外还有十辈子也挥霍不完的财产。 冠啸道人一生未娶,只言他和五个孩子有缘,因此在不同时辰、不同地点,分别收养了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 外人还觉得这些孩子被收养真是好运,谁知对他们来说,有这种邪门的养父,却是恶运的开始。 遗嘱内容分一到五集,这是干什么?搞创意么? 从老大到老五,一人一集,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想得到遗产,得拿条件来换,五位兄弟姐妹,不争钱财不动产,不稀罕美金股票,只求能够各自达成心中的愿望,不料他们的养父,活着时候找他们麻烦,死了以后还阴魂不散。 真他XX的!五位脸色暗沈的男女在心中大骂着。 冠家三子两女,是出了名的顽强难搞,虽然男的俊、女的俏,个性却冷冽得令人退避三舍,以他们的财富和容貌,足以在任何业界呼风唤雨,但是他们孤冷绝傲,不需要朋友,也不需要亲人,唯一能接近他们的只有“孤僻”,任何妄想越界的“善意”、“好心”,还没沾到边便在五尺之外给伤得体无完肤。 主位上的男子,有张冰雕似的面孔,峻漠非凡的容貌与沈稳的气度,散发出一股无形的逼迫感,令人望而生惧。他是冠家的长子冠天爵,也就是第一集遗嘱的继承者,虽然他一脸阴沉,但外人可以真确感受到他身子里旺盛的火气。“小冰冰”这三个字让冠天爵怒火中烧,打从被收养那天起,父亲便擅自给他取了这么个小名,三不五时就挂在嘴边,简直恶心到极点,哪有人遗嘱这样写的! “荒唐。”低沈的嗓音,蓄满了火山爆发前的危险,冰冷内敛的他眼中堆聚着风暴,正杀无赦地盯着养父的委任律师邵更旌。 “老实说,我跟你一样觉得。”邵更旌深有同感地点头。 冰冷的语气中,更添了三分肃杀之气。“我没问你的感觉。” “喔?这样啊。” 冠天爵不悦地瞪着眼前的律师。这人是真迟钝还是假镇定?正常人老早吓得不敢多舌,他还有问必答,天杀的! 对冠天爵而言,这份遗嘱无异是恐吓信,但人死了,他还能找谁理论? 阴冷的眸光再度扫过律师那不知死活的嘴脸。“结婚,就给线索?” “是的,冠老先生的确这么吩咐。” 随便找个女人结婚还不简单,达到目的后离婚便成了,他虽然排斥婚姻,但可不代表结婚会让他抓狂,父亲以为用这招可以制伏得了他?他料错了。 薄抿的唇才弯起一丝邪笑,邵更旌又开口补充了一句。“这是冠啸先生对长媳开的条件。” 另一张信笺递到冠天爵眼前,令他僵住了笑容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更阴沉的脸。 “别瞪我,我不是那个罪魁祸首。”他也只是忠人之事而已呀。 信笺里规定了长媳的生辰八字,简直欺人太甚! “还有?”冠天爵逼问,他的话太简短,邵更旌庆幸自己反应够好,可以理解意思。 “剩下的文件必须等大公子结婚后才能亮出。” 少有人面对冠天爵冷冽严酷的神情还能无动于衷,可见能让冠啸道人委任的律师,恐怕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。 家仆们面面相觑,殭尸人对上冰冻人,让旁边的活人不禁退避三舍,心下还忍不住暗暗赞叹,老爷找的律师真不简单,像个蜡像不动如山,跟大少爷有得拚哩! 对于冠家五位俊男美女的事迹,律师邵更旌早有耳闻,五双杀伤力强的目光早已在他身上不知划下多少道血口,何况,他一次面对的是冠家五位寒冰罗剎。不过他既然接受了冠啸道人的遗产委托,就算游地府也得走一遭。 邵更旌个人是挺习惯跟牛鬼蛇神打交道的,倒是他身旁的两位助理早已吓得冷汗涔涔,四肢发软。传言冠家的人都很邪门,呃......惹上了会被下咒,虽然现在是讲求科学的时代,但......还是很邪门。 “这分明是一份诅咒书!”四妹冠凝玉终究沈不住气地吼了出来,撕了手上的遗嘱,绝冷得不带一丝感情。 其他仆人莫不惊愕。四小姐的举止可是大逆不道呀!但就算向阎王借胆,也无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,只敢在心中同情。可怜的律师呀,像个肉包子被五人虎视眈眈,迟早被拆吃入腹。 就见邵更旌活似目睹一件奇迹发生,俊眉扬了下,随即不慌不忙从公文包拿出“一号备份”递给冠凝玉。 “冠老先生多帮你准备了备份。” “嘶──”毫无预警地,备份一号遗嘱壮志未酬身先死,又被冠凝玉给撕成两半。 “这里还有。”备份二号再度被恭敬地递上。 “唰──嘶──”五马分尸! 邵更旌面无表情的脸,总算有了点变化,闪过一丝惊奇。 “还很多。”三号备份立即递补上。 她再撕!还来?再撕!杀千刀的还有?她撕!撕!撕! 狂撕六号!乱扯七号──碎尸九号──万断十一号...... 怎么撕怎么有,源源不绝,滔滔不乏,撕不断扯还乱,不一会儿工夫,一堆碎纸积成了一座小山。 冠凝玉大口喘着气,怒急攻心之下双颊烧红,水灵灵的美眸中几乎要窜出火苗,朝律师烧去。 “凝玉,别白费力气了,爸早算出你会撕掉遗嘱,你再撕下去,只会让他得意自己的神机妙算。”二姐冠凝嫣徐缓地开口,轻柔的嗓音像沾了兰花香气般地沁人心脾。妍丽出众的她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,爸的遗嘱对她何尝不是一项威胁?她才凄惨呢,看到爸开的条件,让她花容都吓白了。 “我可以想象“他”现在肯定在地府里狂笑,我们应该找个道士来作法收妖,让“他”永不超生。”五弟冠天擎杀气腾腾地建议,脸色时青时白,只差没掏枪毙了律师泄愤! 话中指的“他”,当然是那杀千刀的老爹,生时被他整得惨,死后还不放过他们五个。瞪着手上第五集遗嘱,冠天擎的脸频频抽搐着。 冠凝玉恶狠狠地质问邵更旌。“还有多少备份?” “多得数不清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 “全拿来!” “职责所在,请四小姐见谅。” “不拿来,你没命活着走出大门!” “冠老先生有言在先,如果遗嘱全军覆没,凝玉小姐想要的那一份遗产,便捐给国家。” “那是属于我的!”她暴吼了出来。 “没有遗嘱,就没有法律继承效力。”三哥冠天赐开口提醒,俊美的面孔兼具斯文与狂狷,虽没有大哥的冷敛气势,但也是青面獠牙得吓人,连他都被父亲的遗嘱给惹毛了。 “三公子说得是。”邵更旌微一颔首,沉着冷眸移回到冠凝玉身上,突然不着痕迹地再度绽出一抹惊异的光芒。 编号十三的备份遗嘱在冠凝玉手上茍延残喘留了下来,她挫败地紧握在手,终于放弃了撕毁的念头。邵更旌心中暗暗称奇,冠啸道人嘱咐他第四集遗嘱只要准备十三张备份即可,因为老四冠凝玉只会撕了其中十二份,果然如他预言。 真有趣!做律师以来,碰到的众多传奇case中,就属冠家这件最神,要不是冠啸道人找上他保管这五份遗嘱,恐怕还没机会目睹到别人绘声绘影形容的五位寒男雪女,从进门到现在,他们阴沉的个性已展露无遗。 别说他们冷酷得令人打颤,就连这建地百坪的豪宅,也冻得像冰库,无一丝“家”的温暖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寒宅”。他又可以说故事给自己的爱妻听了,他的爱妻最喜欢听这些奇人趣事。 “把东西给我们,外人无权过问冠家的事。”人美、声音也悦耳,冠凝嫣那足以令男人销魂的温言软语中,威胁味儿可十足了,听得出她在强忍失控的情绪。 邵更旌面不改色答道:“抱歉,二小姐继承的部分,必须等你完成冠老先生的条件后才能移交。” “你胆子似乎很大,不像旁边那两位助理已经吓得脸色苍白,你不怕我们吗?”谁惹了他们其中一人,都别想太平度日,更何况是五人联合,势必整得对方生不如死!柔媚入骨的如花笑靥,一瞬间放射出令人胆寒的冰封眸光。 哼,怕了吧!她噙着媚笑。 “跟你比起来,冠老先生比较可怕。” “什......” “就算你道高一尺,但你父亲更是魔高一丈,我比较怕魔,你还是省点力气吧,毕竟美女装酷斯拉不太好。”邵更旌很认真的建议,终于明白她老爸为何在给她的遗嘱里开出那种条件了,果真是魔得好、邪得妙! 冠凝嫣气得全身发抖,即使面如死灰,她的美丽依然不减一分。 与其他四人相比,长子冠天爵算是最沈得住气了,而且惜话如金。邵更旌很好奇,不知这人发飙起来是什么样子?冰山会不会变成火山? “你开个价吧,要多少才肯罢手?”老三冠天赐直接挑明了问。 用钱收买,这事也在邵更旌预料中。 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”这么霹雳有趣的事,怎能不共襄盛举? 意思很明白,他拒绝了钱的诱惑。 “没有人不爱钱的。”冠凝嫣说道。 “你们五位不就是?” 原本凝结的气氛更增添了几分寒意,清一色的番石榴脸各有所恼,原以为不求父亲那庞大的财产,可以从此不受控制,摆脱父亲撒下的乾坤网,谁知还是逃不过那双犀利的阴阳眼。 是的,冠啸道人是奇门遁甲道术界里的奇人,据说他的两只眼睛颜色各异,带点琥珀色的左眼尤其奇灿诡谲。小时候要是说谎或做了不可告人的事,连警察都不看在眼里的他们,唯有面对父亲的眼神,烈焰般的气势顿消,不敢惹祸造次。 嘴角总是勾着稳敛笑意的父亲,诡异得令人不寒而栗,随手掐指一算便知他们在蠢动什么,他们甚至怀疑父亲安插了眼线布在他们四周,而那眼线,当然不是“人”了。 思及此,再度毛骨悚然,黑白两道他们不怕,唯独深深敬畏着势力横跨阴阳两界的父亲。 就连眼前这位叫邵更旌的律师,也是怪异得不像一般正常人,如果他不说话,还真以为他是蜡像哩。 “你很有胆量,面对我们,表情连动都不动一下。” “你误会了,我本来就长这样。” 耍嘴皮子? 五双利眸再度扫射过来,把两位助理吓得连连退却,邵更旌却不痛不痒,石雕似的脸面无表情。 他们不禁怀疑,这人若不是异常胆大,就是少根筋。瞪着那依旧平静死板的面孔,突然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,也许他真的就长这样。 对雕像发脾气,根本白费力气。 “你走吧。”冠天爵终于又开了口,好难得。 其他四人莫不惊愕地瞪着大哥。 “就这样放他走?!” “你真的要结婚?” “娶个不认识的女人?” “牺牲太大了吧!” 对大哥如此轻易屈服,他们皆抱持不认同的态度。 “没什么大不了。”语气冰冷如斯,冠天爵扫了众兄弟姐妹一眼,好像在谈一桩买卖似的,价码低,不放在眼里。 为达目的,结婚的确不算什么,婚姻不过就是一种可笑的法律约束,一张徒具形式的结婚证书,对冠天爵而言形同废纸。 “这倒是,到时把那女人关到其他地方眼不见为净,根本影响不了你。”冠天赐明白了大哥的想法。 “如果那女人敢有怨言,恐吓一下便成了,这种事情我最在行。”老五冠天擎颇有兴趣地建议,父亲找来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。 冠凝嫣却没那么乐观。“我担心事情没这么简单,爸还特意规定了生辰八字,恐怕其中有鬼......” “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已经不在人世,天爵到时娶的是牌位?”想到“鬼”,冠凝玉倏地变脸,她可不想跟鬼做亲戚。 其他人也加入阵营讨论。 “死人不更好,省得麻烦。” “不好!不好!离婚怎么办?跟谁离呀!” “又不是你娶,怕什么!” “明枪易挡,暗鬼难防哪!” “我也不赞成,请客时跑来了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怎么办!” “对呀!难道请他们吃香啊!喜宴不成了中元普渡?” “结婚进行曲改成诵经念佛就行了。”邵更旌很好心地建议。 五道锐利眸光同时砍杀他,邵更旌身后两位助理吓得魂飞魄散。老板没事凑什么热闹啊!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少根筋,连带拖累无辜的他们也要小命不保,瞧瞧!那五位罗剎快气疯了,会出人命的。 “哼哼,阁下还有什么好建议?”语气中溢满了危险,谁都嗅得出这是火山爆发前的威胁,正常人不会回答,是的,正常人。 邵更旌击掌道:“啊哈对了,可以在寺庙举行婚礼,由和尚证婚。” “我操──” 暴怒的四人几乎要扑过去将他碎尸万段,在气急攻心暴毙之前,决定先狠扁他一顿。 “住手!”一声沉沉喝令,冠天爵阻止了愤怒的四位弟妹。 “干么阻止我们!”冠天擎气不过地大吼。 冠天爵冷静地一摆手,示意弟妹们稍安勿躁。他开始明白父亲找上委任这名律师的用意了,这位叫邵更旌的律师,有气人的好本事,一张脸又正经八百得令人猜不透,找他出气等于跟自己过不去。 “别忘了遗嘱声明。” 父亲有言在先,这律师伤害不得,否则就别想得到他们处心积虑要的东西,这是父亲的诡计,也是游戏,他们差点失去理性,称了那老贼的意。 经过大哥提醒,四人总算恢复理性。好险!好险!差点上了父亲的当。无法揍他,只能用恶毒的眼狠狠瞪他。 “一个礼拜后来见我。”没什么好说的了,他下逐客令。 邵更旌也干脆地起身,不再多说,两位助理恍如重获新生般喜极而泣。终于......终于可以离开这恐怖的地方了! 来时面无表情,走时也面无表情,邵更旌才转身,似是想起了什么,又回过头来盯着冠天爵。 “对了,差点忘了。” 冠天爵冷冷抬眼。“什么事?”难不成父亲还交代了什么难缠的条件?五人严阵以待中。 “永浴爱河。” 五位冰人怔了下,面面相觑。这又是什么难题?高雄的爱河吗?还是另有暗喻?冰人们议论了起来。 “他的遗言?”冠天爵思考着话中的涵义,猜测是否隐藏了什么暗示? “你们想太多了,是我送的结婚贺词,这是一定要的啦!”虽然新娘人选还没确定,不过早点祝贺也无妨啦,他可是很有诚意的呢。 她从没想过幸运之神也有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天。 宁五妹忐忑不安地紧抓着胸口的小包袱,压在震如擂鼓的心口上,瞪着眼前那一栋媲美皇宫的宅第,傻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 这儿以后就是她的家?不会吧?要开玩笑也不是这种开法,她才不信呢! “这栋宅院是冠先生的父亲留下来的,你就暂时住下,除了负责打扫和弄三餐的沈婆外,还有两位女佣供你使唤,你有什么要求就跟我说,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──呃?”邵更旌怔了下,盯着不知何时躲得远远的宁五妹。 “你在做什么?”他走上前饶富趣味地问,没见过有人会躲在大狗后面。 藏在古代牧羊犬后头的宁五妹可怜兮兮的眨着眼。她饿得全身上下只剩皮包骨,弱不禁风的模样堪比非洲难民,凌乱的头发遮住她纤瘦的脸蛋,只露出那对异常清澈澄亮的水眸,一瞬间,邵更旌还以为有两只古代牧羊犬哩。 “你怕吗?”他恍然大悟地问。 宁五妹小心地点头,依靠着狗儿汲取一丝安全感,出来迎接她的每个人脸上表情都很怪,好像把她当异类似的,而眼前这位邵先生虽然对她很好,可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也威严得吓死人。 全部里面,就属这只毛茸茸的大狗最和蔼可亲了。 “别怕,从今以后,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,懂吗?” 小巧的脸蛋抬起来,灵活的眼珠子眨呀眨的。“女主人?” 想知精彩全文关注卫星号:九库文学,本文代码:28082

微信识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

龙都国际娱乐